师青玄拿自己的命去还贺玄的恨的故事

看的快 人物自己理解比较多 

文学素养不够高 戏文没写什么格式

请见谅


--------------------------------------------------------------------


  贺玄不知为何,看到这人死去时应是畅快的,可分明觉得一身血都凝住,胸中似被万剑穿了,好比在铜炉山中又过了几遭,烧灼的他动不了地方。那人在尘世摸爬滚打,粗布衫早就看不出颜色,但此刻那人竟着纯白的道袍,衬得那红色更加的惊心动魄,艳过了铜炉山的天。

  师青玄胸口插着...

最近很迷DBH
觉得00Q很适合这个paro……
无论是Bond是仿生人 为了Q变成deviant
还是Q是仿生人 在和Bond一次次的交接中苏醒
还是两个人都是仿生人
都很好吃 诶

记下来 过段时间写

今天在商场试戒指
本来都要直接买走了 结果另外一位很漂亮的姐姐突然从柜台下面拿出一模一样的戒指 只不过是比我当时试的那个小两个号码的
姐姐直接和我讲“麻烦你把手给我”
我还懵着 姐姐直接就托着我的手把戒指套在我中指上了
之后那位姐姐特别开心的笑了
“你看 我就看着你的手指可以带”

突然明白了戴戒指这件事是真的很暴击!!

高考加油。一切顺利。

这时间没有高考的朋友在看文的吧(笑)

很短小的一更,很快的分别和重逢。


【2】

   早些时候的三年还是比较和缓的。几百页日历撕下去,报刊亭仍是那个报刊亭,除了开始卖上烤肠玉米之外没什么太大的变化。早餐铺仍是那个早餐铺,只不过一把大红伞看起来像是挂了煮成浆的红糖,深红色磨得有些反光。秦志戬升上高中,拔了很高的个子,早餐开始吃加脆另加蛋的煎饼果子。

   许先生和小秦前前后后一起吃了一年多的早餐。

   有一天早上秦志戬没见到许昕,但也只是拎了早餐就走。后来连续一周没看...

  傅海峰看见眼前的人的时候还是楞了一下。

  人还是那个人,只不过那面孔过于熟悉,过于鲜活,侧脸的轮廓过于凛冽,让人控制不住地伸出手。

“怎么了?”蔡赟看向他,脸庞贴着傅海峰的掌心,眼角略弯,下一秒似是要笑起来。

  这是蔡赟没错了。傅海峰的手指滑过蔡赟左耳的耳钉,这是2009年的蔡赟,刚刚结束全英公开赛的两个人。经历了拆对,风吹云散的推测,终于重新回到一起,赢下了一场比赛。傅海峰忍不住又去轻轻揉了一下蔡赟的耳垂,被耳钉轻微刺了一下手指。


  他吻上去,蔡赟一开始略略吃了一惊,就被傅海峰钻了空子。...

  傅海峰承认蔡赟的耳钉非常招人。


  蔡赟的耳垂玲珑,大小刚刚好。早些时候,蔡赟会带一枚亮闪闪的耳钉,球场的灯光打下来的时候,某一个转身耳边的光芒比什么都让人心头一颤。


  当时还是有一枚比较金贵的耳钉的,也是蔡赟唯一会摘下来的。一次蔡赟洗澡完之后披着浴巾进到房里,随口就问傅海峰耳钉在哪儿。其实傅海峰清楚得很,蔡赟才不是找不到东西的人,他招人的时候真是没有自觉。但傅海峰只是离开电脑,拿起床头柜上的耳钉,走到坐在床上的蔡赟身边,轻轻捏住蔡赟的耳垂。他生怕戳疼了蔡赟,将耳钉插进去的时候极小心,那么个精巧的物件倒显得傅海峰有些...

看到消息的一瞬间痛哭流涕
我的灰走安利可以卖出去了吧
心中一大部分疯狂的复活了

光影 颗粒 剪裁和侧脸

中国体育 直播评论
在说小双打的时候 说到扣球重不重
在这之前蔡队一直都没说到阿宝什么
蔡队说
“我插一句 我和傅海峰卧推差不多 但是傅海峰在场上的杀球比我重很多
练举重的力量再大 杀球也没傅海峰重”

“我跟傅海峰拆队 第一次苏里曼杯
到半决赛都是我们俩配
但是后面和大队员配了”

主持人:所有问题都离不开海峰
这儿蔡队对阿宝的称呼我没听清
“前两天有活动
我见到
他瘦了
相互之间的认可或者肯定不需要用语言去说”

让我们爱的开怀

之前一位姑娘想看的年龄操作 id太特殊我...没找到怎么能圈儿

小了大蟒13岁的老秦 + 上班族大蟒和学生老秦的AU

没有大纲 随性写 先试着写了下


[1]

  年龄和成熟或者幼稚没什么关系。

   秦志戬总被人说老成。久而久之许昕也拿这个开他玩笑,老秦老秦的叫着。秦志戬听到也不恼,虽然许昕比他大上13岁。秦志戬高中毕业的时候许昕已经31了,早算是公司的高管,忙起来三天捞不到睡觉,闲的时候可以天天接并不需要接送的秦志戬上学,甚至中午送个饭。

   机缘巧合了太...

  许昕早上失手打碎了一面镜子。他是不信这个的,灾啊祸啊之类的都只有临了眼前才算是实事,其他故弄玄虚的恐惧和担忧都不曾在他脑海里留存过。可是今天他是有些慌的。

  他一年多没见到秦志戬了。镜子偏偏在秦志戬回来这天碎掉。

  思念比天真乐观更加强大,于是许昕也惴惴不安起来,一整天都像是揣着颗刺球,僵硬又紧张。网上那些乱七八糟的新闻在他脑袋里转个不停,一会儿是飞机失事,一会儿是马航失联的新闻,还有极端恶劣天气的侵袭。直到最后一门课下课,他抓起包向外走时心里都挂着些事情,所以自然没有看到因为网络维修而流落在楼梯上的电线,马龙的手和张继科...

  傅海峰今晚也和往常一样,是后睡着的那个。和之前的某些日子也一样,他身边的床铺陷下去,那个人的呼吸十分的近。蔡赟正蜷在他左臂圈出来的范围里,因疲惫而昏睡着,他将自己蜷缩起来,向傅海峰这边靠近着。他们倒是经常挤在一张床上睡着,蔡赟却不常有这样的姿势。往往都是傅海峰扎进蔡赟怀里,蔡赟抱住傅海峰的头,那怀抱是兄长是朋友也是爱人。而今他像是一瞬间疲惫了下去,缩进了傅海峰的怀里。

  这之前他们聊了很多。凌晨两三点,天就快要亮起来了,可是所有事实都依旧昏沉着,掺在呼吸里,令人无法轻快地起身或者开口讲话。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坐着,无声的聊了一段时间。...


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我说不出话来………………

行呗

心里细遛儿的甜
真稳当

歌名太适合他了
他唱起来也那么爽朗痛快
这不是首难过的歌 但是心里就是有很多很多很多的话
听见的一瞬间就被掠起来了

一刻清风含笑 半杯人间烦恼
熙熙攘攘潇潇洒洒江湖走一遭

一刻清风含笑 半杯人间烦恼
熙熙攘攘潇潇洒洒江湖走一遭

这两句将我击倒

于这一刻是真的明白了。
于我来说,那些晦暗不明的爱,克制有度的触碰,点到三分的话头,已成定局的残缺,纠葛推拒的命运,蒙着一层纱的注视和只有自己知道的赤诚,是我认为的极致的美。
在逗点后仍给自己留下纠缠的空间,在黄昏落幕后遥远的回望与凝视,在一切可能的边缘慢慢的散步,走过来又走过去。
爱很短暂,可在爱的那个瞬间,就将一生都献给了和余下的你纠缠。这一部分的自己将永远无法与你和解,这是我的安定。

时不时总是想起来 等着哪次真的一定要去
不知道为什么 明明只是本小说 可是总感觉那两个人就那么一直在那个校园里 从春到冬 没有结束

更遠的遠方:

圣诞快乐🎄

如果 有人评论的话?

译_薏米糖粥:

我也想知道!!!

沈夏天:

我也想知道诶
没人评论就真的很尬啦_(:з」∠)_

因为 @杜松子酒 的话突然想写的一小段儿。谢谢你带我去看阿飞正传 !:)


我攥不住我的根茎,只能在摇曳生长的春风中随之颤抖,在迫近的追赶中不疾不徐的等待,令人生厌着自我安慰。或许有一天,终于那些自欺欺人的根茎全部枯死,飞絮飘扬,早已不用谈献身与否。永远浮萍,处处浮萍,永远散沙,处处散沙。江河湖海春水皱,辨不清风从哪里起到哪里落。

到哪里去找我的形骸?这个时代没有琥珀与化石。

如果有恩赐或许是让我凝固,让我结晶。说到底,我能给我自己的怀念也不过是匆匆一瞥。

“太阳更大,只是透不进来。”


4月15日 世界白茫茫一片多干净  ...

#
我因渴求而变得苍老的怀抱和年轻的脸
我的爱和口舌 不曾停歇
我的思念呼啸而至 比饥饿还要真实
睡吧

清明节突发一发完,au,已经是恋人了,思秦病的xx。

本来以为我对秦昕已经淡了,后来发现可能一辈子过不去这对儿了。

----------------------------------------------------------------------------------

人太多了。

许昕走在路上只觉得迷糊。

从地铁里钻出来的时候还不觉得个所以然来,被扶梯带着看到亮的时候黑压压的人头也涌出来了,惹得他下意识要后退。可是先后怎么也走了一个小时,不去看看总觉得对不起自己,许昕顿了下,还是顺着前面的脚印汇进人海里。

这城市总是这样的,随时令节气被人潮冲刷的快要倾倒。他不由得想,脚...

我约莫着你见过我。
金发头顶微微冒出了一列黑色的人。
在北京盲走的人。
见到我时记得同我讲声好。

混乱北平

-
上午阴天,走在路上都害怕被人迎头打一棒子然后被抢劫。临近傍晚了,太阳拽着夕阳踉踉跄跄哆哆嗦嗦的露了脸,一切都变得柔和,汹涌的人流都显得不那么锋利,走在里面不觉得难受。

下午我过的很奢侈。成山的事情堆在那里等我,可我把自己扔到北京的街上瞎走。碰到地铁坐地铁,等到公车上公车,人太多就用脚躲开。
在前门坐着看北京人写的关于北京的小说,里面出现的地名全是我周围的地方,我活着的地方,感觉特奇妙。头一次坐在闹哄哄的咖啡馆里看小说,呼啦啦的看完了好多章,笑起来总担心被人当成傻子。
在小说里看见主人公老婆是英语语言文学本科就觉得有种冷彻遥远的美感,在电视里看到语言学女教授也很性感,我就是学这个的,我怎么...

喜欢了一个温柔的人,所以他和我讲的每一个字句都被拿来咀嚼。甜味被自己无限无限地延长,不舍得吞咽下去。口腔的酸涩感和喜悦及难过混杂的感觉无比相似。

三个月对我来说还是过长了,因为我哪里知道还有多长时间可以见到你。你就要溜走,走带太平洋的那一边去了。
我讲不出我爱你,爱这个字太重了。可我惦恋你,我思慕你,一想到无法看见哪怕你的背影都让我如此不堪。

年龄这种东西真的像是新娘的头纱,掀起来前一切都是美的。
这是我的数字里包含着青春的最后三个月了。我总隐约的感受到,过了那天,某些改变将不可逆转的发生,但是又仔细想了想,有这个想法的我仍是顶着一字头生活的我,又觉得坦然了点。
北京爱情故事还没发生。

最近:

今晚上速滑真爽 真开心 真解气 

太爽快了打开电脑老子码他一万字

看完红海行动了 完全值得一看 每一条线的人物塑造很立体 

狙击组(咕咚) 队长组(锐宏)机枪组都很好吃 请大家吃安利

最后:

希望世界和平 

希望体育精神永存

希望新年一切顺利 也祝大家喜欢的cp都发糖 生活都顺心


怎么写都不满意的两个部分

先发上来 以后会改

给大家拜个晚年!

前文: 01-04  05-06  07

随缘走这里 


08


   那次受了重伤的Bond醒来的时候,身边的人早就消失不见了。

   唯一残留的是手中的触感。Bond看了看手心,Q的骨骼的凸起清晰的残留在了那里。


  Q和所有和James Bond合作过的向导都不一样。Q从不问威尼斯和之前的那些事情,Q不会让小鸟儿们落在他肩上或者钻进他...

  许昕一出火车站老远就看到了站在人群外不远处的秦志戬。秦志戬见他走到跟前,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提起脚跟就走。许昕挪了挪肩上的包带,在人群中左对不起右麻烦借过的晃出一条生路。这种时候的火车站,相聚的翘首期盼比人流更拥挤压迫,如果自己是其中的一分子,尚且可以随着汹涌的情绪流动,可惜许昕不是。秦志戬走在许昕前面一步半的距离,快步如飞,沉默无语,像是要在车站广场上开辟一条快速通道出来。许昕也不说话,扫了一眼身后就埋头跟着秦志戬走路,下一秒差点撞在男人身上,他刚要开口问点什么,只见男人伸手过来提了提他背后的包,力道不强,许昕却感觉他要被男人提起来了似得。...


被和谐的太快了。。。。

我真没觉得我写了什么会被屏蔽的东西啊。。。

养成梗 年龄操作

随缘吧!

或者走 石墨 文档!

清一色无法辨识

一色
-----------------------------------
老地方散
00Q/ 秦昕/ 欢迎聊天

© 清一色无法辨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