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色
-----------------------------------
老地方散
00Q/ 秦昕/ 欢迎聊天

【运沇】苏醒 6-7

6.

    受伤的仿生人被金元植带回了家。郑泽运和车学沇目送着金元植的车驶远,沉默的一前一后走在路上。郑泽运的沉默像是一道铁幕,轰然切割开他和车学沇之间的空气。默默跟在郑泽运后面的车学沇否决了许多系统提出的搭话选项,比起系统的选择,一种仿佛’直觉’的东西,和一种对’氛围’的感知驱使车学沇将沉默作为第一选项。两个人各有思量。

   车学沇看向自己的手。他可以感知到室外温度在十度左右,体感温度接近零度,湿度百分之六十。他的感应系统一切正常,可是他无法解释为什么在看到受伤的仿生人裸露出的骨骼时,自己相似部位也体会到了类似于损坏的刺痛感,为什么仿生泪水会产...

【爀n】烫 chapter 1

  爀n abo设定

  alpha爀和omega圆圆  一个被小狼崽子盯上之后吃掉的故事

  估计会写的长长的  cp大概是爀n和拉啃 滚和豆没有cp

----------------------------------------------------------------------------------------

1.


  韩相爀在他18岁生日那年收到的礼物是一位omega。

  这个omega不是别人,正是他父亲刚刚迎娶的一位,两个...

【爀n】浪潮

abo

短打一发完

梗的来源是直播的时候爀把飞吻按在了圆圆脖子上之后圆圆的表情很妙

链接已更新 ao3


【运沇】贪婪

  无故事情节的散文描述类 很短

———————————————


  郑泽运总觉得,情感似乎只应该拥有轮廓而非边界。他们之间所存在的一切比那些都更加晦涩,更加朦胧,类似阴天后的日落,或者云彩边缘清晰可见的冬夜。又或许是难以描述所以被统称为以太的一种介质,一种经年累月的陪伴累积成的纹理。郑泽运会做很多分怪陆离的梦,在那些晦暗不明的语句中,他们是若即若离却又相互围绕的原子,在层叠累加的时间中磨蹭出不再需要被深究意味的回忆。

  这种情感延伸成更为具态的一种质地,到最后变成了郑泽运的信条。他的话向来不多,比起独自惴惴不安纠结措辞和断句,碰触在他看来比言语更加具...

扫了一眼窗外

我在黄昏时沐浴


从夕阳淋上来 

到落日渗下去



屋顶的间隙过大


傍晚到了

就不要在上面跳跃 

影子会吞掉台阶


I’m here.

【运沇】苏醒 5

前文

1-4   4【补全】

这章开始出现拉啃了!(虽然还很弱)

好久都没更新啦 其实后面写了好多 但是中间没写完就不能发 好难受


5.

知道郑泽运的工作内容的人为数不多,金元植是其中一个。在多数人看来,站在科技的高塔之上,他们更像是冷眼看世界的那一群人。而他们深知没有人敢成为上帝之手,虽然他们确实在创造生命

  仿生人。


  当多边形拥有无限多条边界时,它将无限的接近完美的圆。郑泽运和金元植就在日复一日的创造那些边界,将数字信号电流连接在一起,从皮肤,器官,呼吸,动作,到思维,语言...

【运沇】苏醒 4 (补全)

4.


  第二天早上郑泽运难得的没能吃上早饭。

  原因是车学沇说的“只要他一起身就会被郑泽运拖回怀里,为了保证郑泽运的睡眠所以车学沇乖乖在他的怀里等到郑泽运彻底醒来,所以无法做早饭”。车学沇的系统似乎过于智能,郑泽运想,这种时候的窃笑过于自然,可是他却知道,车学沇依旧不安。他看到车学沇十分清明的眼神紧紧的盯着自己,叹了口气把人接着拉进怀里。

   郑泽运在半梦半醒中又搂着怀里的人躺了一会儿。他不担心睡过头,自从车学沇来了,他已经很久都没用手机里的闹钟了。等他车学沇轻轻拍了拍他的胸膛的时候,郑泽运坐起身来,罩过车学...

【运沇】苏醒 1-4

底特律变人的设定 :)

1.

车学沇很少晚归。
不,车学沇从不晚归。
往常该被那个人接过的外套此刻只能挂在郑泽运的臂弯里,随即被一扔,搭在沙发扶手上。郑泽运看着空空的家里,插着兜站了一会儿。他盯着沙发前的毛毯看了一会儿,随即抓起外套再次出了门
晚八点半,街道上人并不能算少。郑泽运感到大腿外侧的肌肉有些痉挛,入秋后温度一下凭空坠入谷底,这座城市一直这样。今天是降温的第一天,他前一晚值班,自然没有回家,也就穿不上车学沇准备好的厚衣服,他立起大衣外套,迈开步子沿着门口的街道前行。沿路有攥着瓶子不撒手的人瘫坐在地上,身上还是短袖,腿上盖的报纸被风掀起一个角。
郑泽运知道自己救不了这个人,瘫坐着的男人已经...

找到以前乱七八糟写东西的本子

2012.
我们在教室里吹气球。你吹一个,我拿一个。你把气球在头上蹭蹭,贴到墙上去。

我不同意喜欢一定要有意义。

2013.
她的手指是她的眼睛,她看过许多书,看过很多人的手掌和面庞。

面对杨浦江坐在大桥的栏杆上,震动让我觉得在坐秋千。

2014.
语言从十万个用夜晚筑起的安全感里飘忽而过,不作停留,再回头,万座城池倒塌。

真正的自由只存在于虚无缥缈的死亡中。只要你活着,世界便用线将你和别人缠绕在一起,这压迫是你呼吸的力量。

看见了,谢谢你写下来,现在的你不知所措。(14.7.22)
看见了,这些我依旧记得/相信着/并且正在实现着。(16.2.16)

2015.
你,第二人格的自我剖析。

下一次再喜欢上谁,肯定还是会拼...

在大理

我躺在那里,经历的是最漫长而缓慢的一次下沉。
缓慢下沉的感觉很好形容,很多例子都能点的明白。譬如浮冰融化,譬如海面上升,譬如岩石消融,譬如川流侵袭河道。
一切正在发生这一事实在我头脑中无比冷彻,却又难以让人发现。
风引开帘子,山迫近窗前。日月星河不知多少年从山落的肩缝中升落,无数山脚的居民死去,新生的脉搏再次化为尘土,人烟堆攒成岩层,山的肌理却从未被烟雾泡的褶皱。鸟鸣微弱,鲜有人声,我的躯干是烟波方圆中唯一的声源。躺着的我丢掉咽喉唇舌,无意抵抗,与山峦共枕于天地,腹部的起伏一点点将我孵化。

拥有子宫的男孩

  他感受到自己的性在家族中永远没法表露出来,在这种紧密的亲情中,性别的特质永远要被包裹起来藏在高高的柜子中,最好是头顶上的,不到大扫除时绝不会打开见光的,更何谈情欲了。所以他有时候会残忍的想象自己沉浸在性事中的脸和神态,想象他将伴侣领至家中时那种家族中无可遁形的尴尬。他希望自己未来能有这样一种体验,这样一种无关生殖的性,一种单纯地融合和释放。将婚姻与生殖分开,在他看来这虽有些荒谬,然而他真实的幻想过,有人拥抱他,只是为了拥抱他,而不是为了他的那颗子宫。

  他有时候也感到幸运,为自己没有在之前二十年的冲击中淘汰而感到庆幸。他感慨自己生在一个还算富足的...

文段皮肤

文字在展示和掩饰
赤诚和伪装之间
摇晃着步子
它是除了我自己之外
也会被日光灼伤泛红的为数不多

【秦昕】暑

夏夜突发 已经在一起了的老秦和大蟒

---------------------------------------------------------

  许昕耐不住热。

  秦志戬却不知怎么,看起来总是不易出汗,多热的天脸色都不大有变化,或是显出几丝情绪的变动来。他连扇子都极少扇,顶多让扇子顺着手腕晃个两个来回,便又垂了腕子变回原先静静的状态了。

  这时候一边的许昕一般早就把扇子扇到飞起,或者拽着衣裳前襟来回扯一扯,但这时候的天气,就连带起来的风都闷着厚重的湿气,糊在人身上让人动弹不得,任何关节处因弯折而相触的皮...

【双玄】灯花落子

师青玄拿自己的命去还贺玄的恨的故事

看的快 人物自己理解比较多 

文学素养不够高 戏文没写什么格式

请见谅


--------------------------------------------------------------------


  贺玄不知为何,看到这人死去时应是畅快的,可分明觉得一身血都凝住,胸中似被万剑穿了,好比在铜炉山中又过了几遭,烧灼的他动不了地方。那人在尘世摸爬滚打,粗布衫早就看不出颜色,但此刻那人竟着纯白的道袍,衬得那红色更加的惊心动魄,艳过了铜炉山的天。

  师青玄胸口插着...

00Q和DBH兼容度真的很高

最近很迷DBH
觉得00Q很适合这个paro……
无论是Bond是仿生人 为了Q变成deviant
还是Q是仿生人 在和Bond一次次的交接中苏醒
还是两个人都是仿生人
都很好吃 诶

记下来 过段时间写

六月突发心动

今天在商场试戒指
本来都要直接买走了 结果另外一位很漂亮的姐姐突然从柜台下面拿出一模一样的戒指 只不过是比我当时试的那个小两个号码的
姐姐直接和我讲“麻烦你把手给我”
我还懵着 姐姐直接就托着我的手把戒指套在我中指上了
之后那位姐姐特别开心的笑了
“你看 我就看着你的手指可以带”

突然明白了戴戒指这件事是真的很暴击!!

【秦昕】莫道春秋 2

高考加油。一切顺利。

这时间没有高考的朋友在看文的吧(笑)

很短小的一更,很快的分别和重逢。


【2】

   早些时候的三年还是比较和缓的。几百页日历撕下去,报刊亭仍是那个报刊亭,除了开始卖上烤肠玉米之外没什么太大的变化。早餐铺仍是那个早餐铺,只不过一把大红伞看起来像是挂了煮成浆的红糖,深红色磨得有些反光。秦志戬升上高中,拔了很高的个子,早餐开始吃加脆另加蛋的煎饼果子。

   许先生和小秦前前后后一起吃了一年多的早餐。

   有一天早上秦志戬没见到许昕,但也只是拎了早餐就走。后来连续一周没看...

【风云】片段 2 “这片刻便容许我脆弱吧。”

  傅海峰看见眼前的人的时候还是楞了一下。

  人还是那个人,只不过那面孔过于熟悉,过于鲜活,侧脸的轮廓过于凛冽,让人控制不住地伸出手。

“怎么了?”蔡赟看向他,脸庞贴着傅海峰的掌心,眼角略弯,下一秒似是要笑起来。

  这是蔡赟没错了。傅海峰的手指滑过蔡赟左耳的耳钉,这是2009年的蔡赟,刚刚结束全英公开赛的两个人。经历了拆对,风吹云散的推测,终于重新回到一起,赢下了一场比赛。傅海峰忍不住又去轻轻揉了一下蔡赟的耳垂,被耳钉轻微刺了一下手指。


  他吻上去,蔡赟一开始略略吃了一惊,就被傅海峰钻了空子。...

【风云】片段 1

  傅海峰承认蔡赟的耳钉非常招人。


  蔡赟的耳垂玲珑,大小刚刚好。早些时候,蔡赟会带一枚亮闪闪的耳钉,球场的灯光打下来的时候,某一个转身耳边的光芒比什么都让人心头一颤。


  当时还是有一枚比较金贵的耳钉的,也是蔡赟唯一会摘下来的。一次蔡赟洗澡完之后披着浴巾进到房里,随口就问傅海峰耳钉在哪儿。其实傅海峰清楚得很,蔡赟才不是找不到东西的人,他招人的时候真是没有自觉。但傅海峰只是离开电脑,拿起床头柜上的耳钉,走到坐在床上的蔡赟身边,轻轻捏住蔡赟的耳垂。他生怕戳疼了蔡赟,将耳钉插进去的时候极小心,那么个精巧的物件倒显得傅海峰有些...

看到消息的一瞬间痛哭流涕
我的灰走安利可以卖出去了吧
心中一大部分疯狂的复活了

光影 颗粒 剪裁和侧脸

今日风云cue

中国体育 直播评论
在说小双打的时候 说到扣球重不重
在这之前蔡队一直都没说到阿宝什么
蔡队说
“我插一句 我和傅海峰卧推差不多 但是傅海峰在场上的杀球比我重很多
练举重的力量再大 杀球也没傅海峰重”

“我跟傅海峰拆队 第一次苏里曼杯
到半决赛都是我们俩配
但是后面和大队员配了”

主持人:所有问题都离不开海峰
这儿蔡队对阿宝的称呼我没听清
“前两天有活动
我见到
他瘦了
相互之间的认可或者肯定不需要用语言去说”

让我们爱的开怀

【秦昕】莫道春秋 1

之前一位姑娘想看的年龄操作 id太特殊我...没找到怎么能圈儿

小了大蟒13岁的老秦 + 上班族大蟒和学生老秦的AU

没有大纲 随性写 先试着写了下


[1]

  年龄和成熟或者幼稚没什么关系。

   秦志戬总被人说老成。久而久之许昕也拿这个开他玩笑,老秦老秦的叫着。秦志戬听到也不恼,虽然许昕比他大上13岁。秦志戬高中毕业的时候许昕已经31了,早算是公司的高管,忙起来三天捞不到睡觉,闲的时候可以天天接并不需要接送的秦志戬上学,甚至中午送个饭。

   机缘巧合了太...

【秦昕】碎碎平安

  许昕早上失手打碎了一面镜子。他是不信这个的,灾啊祸啊之类的都只有临了眼前才算是实事,其他故弄玄虚的恐惧和担忧都不曾在他脑海里留存过。可是今天他是有些慌的。

  他一年多没见到秦志戬了。镜子偏偏在秦志戬回来这天碎掉。

  思念比天真乐观更加强大,于是许昕也惴惴不安起来,一整天都像是揣着颗刺球,僵硬又紧张。网上那些乱七八糟的新闻在他脑袋里转个不停,一会儿是飞机失事,一会儿是马航失联的新闻,还有极端恶劣天气的侵袭。直到最后一门课下课,他抓起包向外走时心里都挂着些事情,所以自然没有看到因为网络维修而流落在楼梯上的电线,马龙的手和张继科...

【风云】仅此

  傅海峰今晚也和往常一样,是后睡着的那个。和之前的某些日子也一样,他身边的床铺陷下去,那个人的呼吸十分的近。蔡赟正蜷在他左臂圈出来的范围里,因疲惫而昏睡着,他将自己蜷缩起来,向傅海峰这边靠近着。他们倒是经常挤在一张床上睡着,蔡赟却不常有这样的姿势。往往都是傅海峰扎进蔡赟怀里,蔡赟抱住傅海峰的头,那怀抱是兄长是朋友也是爱人。而今他像是一瞬间疲惫了下去,缩进了傅海峰的怀里。

  这之前他们聊了很多。凌晨两三点,天就快要亮起来了,可是所有事实都依旧昏沉着,掺在呼吸里,令人无法轻快地起身或者开口讲话。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坐着,无声的聊了一段时间。...


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我说不出话来………………

行呗

心里细遛儿的甜
真稳当

歌名太适合他了
他唱起来也那么爽朗痛快
这不是首难过的歌 但是心里就是有很多很多很多的话
听见的一瞬间就被掠起来了

一刻清风含笑 半杯人间烦恼
熙熙攘攘潇潇洒洒江湖走一遭

一刻清风含笑 半杯人间烦恼
熙熙攘攘潇潇洒洒江湖走一遭

这两句将我击倒

© 清一色无法辨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