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一色无法辨识

老地方散

塞北羽山:

Aneurin Barnard & Jack Lowden 部分资源汇总【会更新【大概】】


阿宁的十部影视剧种子+字幕(尽量去找字幕了,还是有一些没有找到或者没找到中字)→链接:http://t.cn/RpV7n3L?u=1941403954&m=4150178502257774&cu=1941403954 密码:a1vj

Bitter Harvest/Hunky Dory/Ironclad aka Templar/Killing Jesus/Marry The Queen of Scots/The White Queen/Thirteen/Trap for Cinderella/War and Peace(没错啦这部就是和Jack一起演的)/We'll Take Manhattan

补片的话建议优先:Hunky Dory/The White Queen/Thirteen/We'll Take Manhattan

阿宁资源新增三部→链接:
http://pan.baidu.com/s/1pKXlBQj 密码:wzx9



JL七部电影电视剧(1080p或720p)资源汇总,torrent和字幕文件→链接: http://t.cn/RNWvZFg?u=1941403954&m=4147890903846245&cu=1941403954 密码:52gt

《隧道谜案第一季》The Tunnel S01/《否认》Denial/《丧钟》The Passing Bells/《联合王国》A United Kingdom/《汤米的荣耀》Tommy's Honour/《迷失1971》'71/《战争与和平》War and Peace
其中《丧钟》、《汤米的荣耀》、《战争与和平》三部是JL主演,《隧道谜案》戏份较多。

弯(6)

前文  (5)

许昕和老秦记得认识对方的时间(5里面)不一样,不是bug,后面会解释。

------------------------------------------------------------------------------

  许昕的大学生活过得还算顺畅,除了学校里面男女比例严重失调,让他一时悔恨当时为什么没有报考综合类大学之外,老师和课程都好的没有什么可说的。

  许昕进了学生会,选了办公室,就没事写写稿子,照照相,发发新闻,部门里面人的性格也都大体相似,没有过于热切的,也没有冷淡的人,这让许昕感到十分...

江湖相见分外开心 相遇就是缘分 相处后去留随意

这个lo什么都写 什么都放 原创的同人的 bl的bg的
算是个私地儿

就想说江湖相见分外开心 相遇就是缘分 相处后去留随意
荒河过段时间解锁
:)
依旧谢谢大家

夏夜逃生

  他下了飞机就打电话把我叫了出来,半夜十二点, 我站在路边儿,看着他看着我的眼睛说话,听着他一连串说了好多。

  他说,我喜欢你,就是没那么憋屈的那种,就是也没有什么人过来横插一脚,更没有什么苦情的追求了很长时间,得不到又痛苦的要死。我对你的喜欢真的一点儿都不难耐,我就是总会想起你,和别人一起吃冰淇淋的时候,被人拽去看电影的时候,自己听广播的时候,坐车的时候。

  人活着要不干嘛,我也不能让我的脑袋空着,我就没事儿总想你。但是我可没占你什么便宜,我就顶多想过你穿那条红色的裙子什么样儿,你肯定嫌弃我俗,所以我说嘛,这些事...

弯(5)

前文 (4)   (3)   (2)  (1)

极其短的一次,老秦视角。

--------------------------------------------------------------

屏幕亮了又暗,手边的烟头累起来相互斜倚着,有一两个还躺在了烟灰缸外面,秦志戬揉了揉额头,从座位里起身看了眼桌上钟表的时间。

现在泰国是深夜。废话,这里现在也是深夜,秦志戬烦躁的皱了皱眉。


秦志戬其实不喜欢小孩子。

从外甥到侄女,从邻居家的妹妹到同事家的宝宝,没有一个想让他多看上那么几眼的。对小...

为所有有意义的,无意义的,荒芜而繁杂的时光执一次长久地目送。
为所有注定的,偶然的,短暂而赤诚的相遇行一次真挚的告别。
为所有经历过的,未到来的,不可复制也无需重来的时光做一场亲切的埋葬。

人们所说的话要与自己能承受的丑陋相称。

抱怨

你肯定觉得我不够爱你。
我惧怕我在每一次你脆弱的瞬间露出与你无关的喜悦或者任何情绪。
我的嘴角会挂有愧疚。
我的内心沉重。

我不够爱你。

走廊里明着一半,天上阴云徘徊,光总是浸不透这整个楼道。外面有夏季雷雨来访,正痛快的闪亮着吼叫一通,她知道,这场雨是结束后也不会让天空有丝毫明晰的那种。她在窗前停下,淅淅沥沥的水珠被尚暖的风带进来。雨声极远,人话声与鸟语皆不知从何而来,隔了个时空嘈杂着,做了街上行人的背景板,被踩碎在脚下的水塘里。不知不觉眼前的雨丝细密起来,水珠溅到她拄着的理石板上。她把窗户留在那儿大开着,转身回了房间。
她19岁,手臂上的压痕和水珠纹进去了她的笑,尚可以看雨中人影匆匆,风中树枝摇动,是个该有人拿走她手边的小说,要在沙发上吻她的年纪。

不打tag 啥也不打 就半夜悄咪咪和还关注着我的太太们说一声

全职最近动画热播 各种cp又火了起来 虽然早就退圈 但是最近返场的朋友们特别多 所以我就把荒河锁了 舍不得删 还是回忆 就我自己翻着玩儿玩儿吧

个中原因单纯就是个人不想再引来什么口水战了 

现在回头看看 当时文笔和故事都幼稚 人物倒是为了故事服务了 不值得一看

并且我是真害怕有人来说我死全家啊(。

老了老了 也怕了 

还是真心感谢当时大家的宽容。

鞠躬

———————二次更新说的...

短暂沉重

即使见过太多人紧闭双眸随着棺木沉入泥土。

即使已经在无数个夜晚与清晨将主赞颂,即使以为在每日无限接近神的永恒中,可以接受似乎更加平静的死亡。即使死亡对人来说似是一种解脱,他终将回到主的身边,回到天堂。

可是。

科罗雷多不禁久久凝视窗外的喷泉,他看白色的窗帘和衣角,他看跳跃的野兔和逃开的猫,他看展翅的飞鸟半透光的羽翼,他看落日的晚霞,看到红紫的晚霞点燃白色的帷幔,他也看钢琴,直到黑白的琴键烙印在他的眼底。

银制刀叉经常在他的餐盘上停驻良久,一卷卷宗的页脚也很少全得到他指尖的青睐,总有一页会被他指尖浸湿,或因此变得褶皱。

他不禁思考起来我在为谁祈祷,我又在祈祷什么。

让主将莫扎特归还于...

看到这张照片的第一眼我以为是神…………

等到一切都安定下来
如果稻田因为反抗权力而失联的话
感觉田丸就会变成这样清冷的样子 平静裹挟着对身边世界的怜悯和绝望凝固成眼里的黑色

图书馆突发陷落

秦昕超短来一发 考前不要命 不怕 图书馆是我的家

----------------------------------------------------------------------------

秦志戬看见许昕的时候,男孩趴在桌子上睡得正熟。北京的五月,热起来的时候屋内都浮动着困倦,一阵风过来就将人掀翻在睡意中。男孩手臂下压着画的花花绿绿的教材,还有一页窝了角被手肘虚虚盖住。

他认得许昕的后脑勺。

秦志戬作为教务巡查去听过几个班的课,总是碰上这个学生坐在窗边,托着腮或是靠着椅背,叼着笔或是哗哗的翻着书,看似并不怎么留意老师讲的内容,讨论起来的时候却...


“闷着吧。”
她对我说。“无话不谈总是不现实的。”
“你这个人,不就是个如果被人知根知底了或者被人贴得太近了,就想远远的逃开的人么?”
她喝了口水,把面巾纸递过来。
“哭个屁。”
“你这种人就活该孤独死。”
她抱着我说。
“活该。”

比起挣扎我喜欢绝望。

弯(4)

前文请走 3.     2.      1.  

常年帮别人带孩子的老秦 x 常年被老秦带的大蟒

本文是秦昕为主 有龙獒

我也不知道我回忆杀要写到什么时候 但是写的可开心

(圈儿冷 但是不妨咱们来评论聊天啊太太们(求评论(X

-------------------------------------------------------------------------------------------...


碎屑

开学列一下任务单感觉要崩溃 竟然睡不着 索性来码字

专门为了甜而写的起床片段  治愈我自己 ooc属于我

-------------------------------------------------------------------------------------------

  早上起床的时间是一天中最困难的时间。

  令人意外的是秦志戬起床很困难,但是许昕起床很容易。

  自从许昕从他那张单人床迁徙到秦志戬家里的床上后,秦志戬就专门换了两次床。第一次是买了尺寸过大的床垫...

脑袋里出来的片段

满腔都想说爱的年纪,缄默的爱是一种诱惑。
他们说我年轻没资格懂爱,我有时赞同,觉得说爱太轻狂,因为我的喜欢太轻而易举。有时又想去他娘的,我们最有权力说爱了。
结果他不说爱,我也不说。
有人问我,我就说我从没爱过。确实也如此,总之我不知道该把那些做过的傻事告诉谁。
那我就没爱过吧。
所以那次他问我的时候,我说去他娘的,我没爱过。一身爽利。

弯(3)

前篇 2     1


-----------------------------------------------------------------

  电话中秦志戬说了些什么,许昕记不大清,因为几乎都是他在一股脑的说,秦志戬在那边不时地应着,男人的声音像是旧式挂钟的钟摆,在耳边荡着,连语调的起伏都有着一定的克制,安定极了。

  等到快要挂电话的时候,许昕听见秦志戬说。

  “等我回去,许昕。”

  “恩。”

  然后许昕迷迷...

弯(2.)

撕逼是这世界上最无聊又最浪费时间的事情。在tag里面就要和一起吃这个cp的太太们一起开心。

本来没想着写东西,这下子忍不住想更新了(。

常年帮别人带孩子的老秦 x 常年被老秦带的大蟒

上一次更新在   1.

----------------------------------------------------------------------------

许昕算过,自己在秦志戬家住的时候大概能占去了他睡眠时间的三分之一,自己在秦志戬身边待着的时间就大概快占上自己人生的二分之一了。如果是算他脑袋里面想着秦志戬的时间的话,估计能占上十分之八九。

许昕初...

秦昕 一路瞎写 喂我自己吃

朋友们秦昕真的很好吃!!!(

写点儿小片段 以后估计还会拿这个北背景写 说不定就搞出个什么系列来

初步设定是许昕是老秦朋友/或者什么人家的孩子

家长总忙 从小就总把许昕交给老秦带

lof说我有敏感词 我哪儿有啊!》!》!》(委屈

走个图链接吧   文章点这儿


彌張:

似乎是一仗打完了,明天里还有无尽的。他不敢再回头看,未来需要太多的小心翼翼。

文手出本:文本格式的自我修养(排版工怒气值降低中)

同人本制作私人小教室:

本文面向文手,部分主催或许也可以参考以便监督自家文手,旨在:


1)减少排版不必要的工作量,或者减少排版工将你的文稿打回来时你修改的工作量;


2)当你遇到不那么负责任/不那么有经验的排版工时,这些好习惯会让你避免惨剧的发生;


3)区别网络阅读格式与实体书格式的差异,让你的本子看上去更像是一本“书”,而非打印出来的网页。



往期相关内容(与本文有重复的内容):


像有无数说话可惜我听不懂——主催与排版沟通指南


爱护排版的几点tip



以下内容不具有逻辑上的顺序,可以选择性阅读:...

生命本多烦忧。
多语无用,无用无用,偏偏就说个不停。

疲惫原野

一直以来我都很难说出我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性。

但是从欣赏过的人来说,大抵是以下这样的。


首先,五官绝对不是出众的那种。

如果是那种长相上便是出类拔萃的,倒会让我生出一种无端的恐惧来。不是没有喜欢过那样的人,但是喜欢到了中途,总是忍不住质问起自己来,你到底是喜欢人家哪一点呢?这时候却又不能给出明确的答案。我又窝囊的很,无法承认“我确实是喜欢他的长相呀”。要是说出来的话,这句话后面通常还要接着一句,“我还喜欢他身上其他的品质”。不知为什么,这句话在我这里总是无法说服我自己,总像是种说辞,带着些怯懦和心虚,畏畏缩缩的。

反而,我总是不可救药的喜欢上那些五官柔和的人,第一眼看去的话,绝对算...

窒息

拿云:



我们的目标是没有毒牙:



男队第一个出来的秦指导 大步流星气场爆棚 跟最后的🐍差了十分钟吧也不知道后面那位朋友在磨叽些什么出来的时候裹成一团对比鲜明(没照片)


这首歌的印象文

以下 请配合歌曲食用

-------------------------------------------------------------------------

我在漂浮。

风声代替了你的声线,在我的耳边恒久地回响着。我只能看见尘埃,灰色朦胧的高楼和远处缓慢浮动的仿若静止的云。


我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我以前从来都不带表的,你总会告诉我具体的时间。


今天很冷,冷到手指相握时只有钝感。我把手放在腿下面压着取暖,紧挨着长椅冰冷的涂了油漆的松木。我坐到下午的时候,天空中开始落下雪来。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今年的第一场雪,至少我面前的行人们没有丝毫欣喜之色,他们川流成暗色的溪,细碎的雪落在人影的缝隙中,拌杂在匆匆的步伐里面。一切有序而宁静,与我无关,却又轻轻地围抱着我。


我仿佛坐了很久,从看不出重量的灰色的云席卷了天边开始,到它们仿若雾气般散去,露出背后静谧的星空。天空逐渐黯淡,那些零零散散的星光就如我的睡意,混着我呼出的白气,在我的视野和脑海里氤氲升腾。

我垂下眼,摊开手掌,雪花在我的手掌中融化,变成在路灯下可辨的露水。我听了很多人说很多话,我看见了很多人在我面前来去经过。我抛弃刻度和你去感受时间的存在,随即我发现我仿若在无目的自转的小行星,虽然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在旋转,然而我却知道,朝着某个方向,我正在旋转着。


我可以去买车票,我随时都可以走。

只要等到天亮后再见你一面,我想着。


这首歌的印象文


以下

-----------------------------------------------------

世界上没有完全静止的地方,时间是霸道的王者,不容置疑的推着一切前进。

就像你看不出这一秒和上一秒头顶星辰位置的区别一样,但这不代表它们不在改变。一切都在无数个瞬间按部就班地被推向终结,推向尽头,推向远到看不见地平线的那一边去。


男人不知道他盯着那片云彩已经多久了。 

其实他早就不应该盯着那一片云彩,都赖那片云彩,他想。男人的视线根本就不移动,又或者说,他只是把自己的眼球摆在了那个位置,没有闭上眼皮,所以不得不被同一块儿云彩的影像折磨。

男人住在海边,可是并不是什么浪漫的景色,如果你把半个身子从男人现在对着的窗子伸出去,你就可以直接感受到高度带来的眩晕感和呕吐感。

这栋房子很奇怪,就这么被无依无靠的建在了这里,像是个刚落下没有扎根的种子,随时可以被风带到下一个地方去,然而漆黑的木头又仿佛昭示着它见过多少次的日升和日落,吸吮过多少海水,被海风多么长时间的吹拂过。

男人也不知道它在这里有多长时间了,因为房间真正的主人还没有回来,貌似是在一次远洋航行。男人祈祷着主人不要提前回来,那样他在解决自己之前还要浪费一发子弹,又或者他可以直接送屋主下去喂鱼,这样的高度足够把屋主分成对鱼群友好的大小,可是男人总是不喜欢血肉模糊,虽然他杀了那么多人,他依旧接受不了前一秒还好端端的人碎成一滩烂泥,肚子里的东西都搅在一起流了一地的样子,那样就好像每个人都是个被捏造出来的谎言似的,到时间了就被熔掉,回炉重造。

他不喜欢那样。

他更喜欢人安安静静地在他面前流血,躺在血泊里面安眠,直至所有的血液在地面上开出盛大而没有章法的花朵。他感觉这样就像是用每个人一生中的最宝贵的记忆给人洗礼了一样,仿佛这样倒下的人还可以人生重启,在某个瞬间醒过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那么多逐渐冰冷的人面前蹲了那么久就为了等他们凉透合不合适。

这是男人的美学。


他感受到耳朵里嗡嗡的响了起来,可是分明没有风刮过他的耳畔。那块儿该死的云彩还是没有动。男人不知道现在几点,胸口的那块怀表或许是进了血,说什么也不肯再走动,不知道第几次尝试敲开表盖之后他冷静下来,索性把它放在一边。

他的时间停止了。

怀表的指针就那么僵在空中,总是给人下一秒还会走动的感觉,可是这块表分明没有任何变化。

“便宜货。”男人扁扁嘴。


天空看不出颜色,视野里大面积的白色,灰色,深灰色搞得男人以为他失去了对色彩的感知,云彩的边缘有些朦胧,像是他在那家墙壁上挂着的画里面看到的一样,就和那些他叫不上来名字的画家笔下的画像是一个画法,他记得有人说过那些画家是什么流派,有名的还都有谁。

是谁说的?什么流派?

男人表情没有变化,思维也像是云彩一样飘散而朦胧。

代表人物他娘的是谁来着?

他想不起来,索性放弃了。


像是感到眼球有点干涩,男人眨了一下眼睛,随便转换了个角度,就发现峭壁边上的那一朵红花了。那是他视野里唯一的色彩。

盯着盯着他就失了焦,记忆撞进脑海里面,他感受到左脚后跟有点疼,都是那该死的皮鞋,男人想着。他要是不用参加舞会的话,又怎么用把脚挤进那双压着暗纹的该死的又华丽鞋底又软的像踩在棉花上一样的鞋里面?

现在的委托人奇怪的不少,他那次就偏偏捡到了一件好差事,他的雇主给他量身定制了一套西装,给了他一个写了一个名字的纸条,就把他送到了海边的别墅里去。

杀掉一个女人。

这任务非常的简单,简单到令人发指。雇主也没有给期限,也给了他大把的钞票,他想着,为什么不快活一把。

男人其实是有点后悔的,比起一开始让血溅上地毯,他更应该在床上杀死女人,要知道,白色的床单染了深红色的血可是刺目的好看,他那么做过许多次了。

所以他把还尚存一息的女人抱起来,轻柔地放在床上。他在女人的房间角落找到了花瓶,里面插着几支有些发蔫的红色玫瑰,看样子是还没来的及更换,或许是这女人想要留下压些干花瓣什么的。哦对,就连干花瓣会变成黄色的这件事都是女人在举着香槟酒杯时微微低着头告诉他的。他记得女人说“干花瓣的颜色就像香槟色一样。”女人当时还举起香槟杯子冲着她笑了起来,脸上的绯红像极了天边的云霞。

可是她没告诉他只有粉色的玫瑰花瓣干枯后才会变成黄色。

红色的玫瑰花,即使干枯,依旧会是灼目的红色,只不过仿佛燃烧过一般,带着些苦涩的黑,每每被人看到,它都会在人视线中迅速下沉,沉淀在人的眼底。

他在她周围撒了好多好多的玫瑰花瓣,那些花瓣碰到被血氤湿的床单,就被黏住一般吮吸着血液,久久不肯干枯。


男人看着那朵红色的小花。小花的茎是黑色的,像极了女人脚腕上缠绕的绑带,那双高跟鞋对他来说看起来真像是一副脚镣,可是她就是把那双黑色的高跟鞋穿的像是生来就长在了她的脚上,不然她怎么会那样的步履轻盈,每一步都像是被风托起来一样?


没有声音,依旧没有声音。他的身边空无一物,他的脑海里也空无一物,他不知道该想些什么,要想写什么,他只是有漫无目的的让自己的视线不断的换着落脚点,有目的的发呆,他觉得他不能再看那朵花了。


男人把手从腮边放回桌面上,才发现没有了熟悉的磕碰声,他下意识地用中指和小指夹着无名指磨蹭起来,那儿空空落落,却依旧有一种熟悉的紧缚感,他想起来了,这枚戒指现在就在他的肚子里,这是他这么多天吃的唯一的东西,它硌得他生疼,可是是他自己执意要吞了那枚戒指的,所以手指和胃也都没什么可抱怨的,他想。


他被下巴上支的枪给硌到了,麻木的抬起头,手枪就这么直愣愣的倒在了桌面上。


“嗙。”


起风了。

终于耳畔不再是撕咬人心的寂静,他听得见海风,听得见潮水声,还有这间破房子在海风中残破的呻吟声。

咸腻潮湿的空气像是终于活了过来一般糊了上来,侵占他的感官,纠葛起他的意识。


红色的小花在空中摇曳,像极了女人旋转起来的酒红色裙子,男人想他喜欢那条裙子,它在她的腰间绽开,像海浪一般拍碎在他的裤腿上,荡漾出一个温柔的褶皱,那些弧度又随着女人舞步的移动消失在下一次绽放前,他们的衣衫仿佛在窃窃私语,他的裤子逗得她的裙子笑起来,于是她的裙子就荡一个圈,笑开了,再倚回他身上。


他想再跳一支舞。

他拿起手枪,踏上桌子,迈出了窗口。


end

1 2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