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一色无法辨识

老地方散

走廊里明着一半,天上阴云徘徊,光总是浸不透这整个楼道。外面有夏季雷雨来访,正痛快的闪亮着吼叫一通,她知道,这场雨是结束后也不会让天空有丝毫明晰的那种。她在窗前停下,淅淅沥沥的水珠被尚暖的风带进来。雨声极远,人话声与鸟语皆不知从何而来,隔了个时空嘈杂着,做了街上行人的背景板,被踩碎在脚下的水塘里。不知不觉眼前的雨丝细密起来,水珠溅到她拄着的理石板上。她把窗户留在那儿大开着,转身回了房间。
她19岁,手臂上的压痕和水珠纹进去了她的笑,尚可以看雨中人影匆匆,风中树枝摇动,是个该有人拿走她手边的小说,要在沙发上吻她的年纪。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