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发在随缘啦 (随缘地址在这边)这边也同步放上来

恢复码字的心情很好☆´∀`☆

时差性掉进00Q坑里 欢迎催更和聊天~

01

  没有人想死,即使无数次沉浮在生与死的边缘,在无数次精神破碎又黏贴重组中接近极限。

  


02

  所有人都想要Q。

  也许没这么夸张,准确一些,所有的00级特工都需要自己的支援官。

  这其实可以再准确一些,所有被Q支援过的00级特工都想要Q。

  说透了的话,所有和这位向导接触过的哨兵都想标记他。而这毫无侵犯意味。


  Q是全MI6最好的向导了,自从他上任,00级特工的伤亡情况明显减轻。而要是哪一次任务有幸被Q支援,他会给你提供最经济有效的撤退路线,有些时候甚至逃跑路线上的选择可以被称得上充足,更别提的是耳机里他安定轻缓的声音是在肾上腺素疯狂飙高时致幻般有效的稳定剂。

  Q从未与任何哨兵结合,或者说M禁止任何哨兵标记Q。作为一个军需官,他需要全力的支持每一位双零特工,而与特定的哨兵结合后产生的精神链接无疑会产生致使军需官对其他特工产生排斥反应,而M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这让双零特工们捶胸顿足,不知背地里踢过多少名叫M的垃圾箱。特工们逐渐在任务中都有了自己专属的向导,但他们在这种时候甚至开始讨论起人权,怒斥M的毫无人性,怎么可以就此剥夺Q余生与某人相伴的权利。

  有一次009与Q提起这件事情,而Q并没有像双零特工们想的那样做出任何回应,军需官放下自己的杯子,镜片后的眼睛轻眨。

  “我倒是希望你们可以’坚持’到与我相伴余生。现在请交还武器并去休息吧。”

  009不禁一抖。

  但确实如此,009走出Q branch的时候与一个男人擦肩而过,又有多少双零特工能够全身而退呢,009看着走进Q branch的男人的背影想到,那套西装下的躯体不知破碎又重组了多少次,带着没有尽头的疲惫感全然无事般的恢复,一次又一次没有终止的轮回。


  “Double O Seven。” 大门关上前漏出军需官的轻唤。


03

  一般的支援官最直接的支援方法就是让自己的精神向导潜伏在哨兵们体内。双零特工们开玩笑说,他们出门总是多带了个脑子。003的支援官的精神体是一只蜥蜴,当他第一次和他的支援官出任务时,他说道“我感觉我脑子里多了个爬虫。”,R还清楚的记着支援官脸都快气绿了。这种笑话在支援官间可算不上什么称赞,支援官们痛恨哨兵们粗俗简单的比喻,但是又无可反驳,于是只能皱皱眉毛跺跺脚。

  而Q不一样。Q似乎从来没有真正进入过任何双零特工的精神领域,比起他们的专属支援官盘踞在他们的思维里,Q更像是一只冷彻的曲子,从远处看不见的高塔中蔓延出来,在渺渺的高空中安定的存在着。有过濒死经历的双零特工们甚至把在精神领域感受到的Q的安抚算作谈资,因为要知道Q虽然是出色的向导,从来没有任何一位双零特工见过Q的精神体。

  双零特工们鲜少聚在一起,更鲜少可以与007的轨迹重合。但是他们总是忍不住探究,007有没有见过那只神秘的生物。要知道M的偏心是个人都可以看得出来,只要007有任务在线,那件事就会被提成Q的第一优先项,而军需官也只是一推镜片就迅速进入状态。

  Q简直快要成为007专属的支援官了。


  但是没人敢问007。

  原因太简单了,哨兵间的实力差距仍让人有所畏惧和防护,而更糟的很多人都想到了,却没有人敢触摸那个可能性。

  如果Q是007的向导,跑去询问Q的精神体无异于询问007男孩在床上的腰肢是否柔软。


  所以当006在Q branch冲着刚好来归还碎片的男人直接问出“Bond, 你见过Q的精神体没有?”的时候,支部里有好几只云雀落在了地上,还有一只小猎犬撞在了透明玻璃门上,一瞬间Q branch的气压落至谷地,向导们甚至互相对上了眼神,下一秒就可以建造出能防护精神核弹的精神屏障,R恨不得拿手里的文件把006立马劈晕带走,并开始思考给007洗脑的可行性,虽然理论上来说两者都不太可能。


  而007,James Bond,只是轻轻歪了歪头,男人肩膀后露出军需官那一双冷静的绿眼睛。室内安静的令人窒息,而006没有收到任何回答。007只是看了眼自己的手,又看了一眼Q,就在军需官的催促中去找M报道了,他的步伐稳健,一如既往,Q喝了口茶,双手接着敲打在键盘上,一如既往。  


  “操。” 006说。“操????”


  Q branch的员工们从来不知道自己的长官和007都擅长打哑谜。

  R趁着006在反应过来之前把男人拖走了。


  “等等,他们那是什么意思???”

  “你是个傻逼,006。”

  “他们到底什么意思?”

  R恨得要把高跟鞋踩进地里,天哪,谁他妈来告诉我到底什么意思。


  这种插曲被忘得很快,当然是R的精神辅导的作用,她不想再在Q branch听见更多的乱七八糟语调的’操’和鸟类掉在地上的声音了。


04

   Q对自己从未让自己的精神体献身有着足够令人信服的说法,在他需要的时候他的精神意志可以和MI6的网络线路完全融合。或者说,MI6的网络线路现在有一部分就是Q自身,这就和支援官们的精神体潜伏在特工们脑内一样,只不过Q的潜伏在MI6的精神网络里。

  毫无疑问,MI6时时刻刻经受着网络攻击和精神攻击。最糟糕的时候他们差一点失去Q。当Q直愣愣的倒下去的时候,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慌了,系统被入侵的警报和脚步声混作一团,这次的攻击直中了Q,让整个系统崩溃的速度超乎寻常,一大群顶端向导的精神波动直接让门口的守卫昏厥了过去,探员们的精神体们抑或躁动不安,抑或闪动后消失在了空气中。R是顶端向导中间位数不多保持清醒的,她环顾了一下周围,这种时候能力还为完全觉醒的实习生们反而精神状态最为稳定,她掐了下额头,把站在那里的年轻人打发去修复最基础的漏洞,然后用几次击掌唤醒处于惊愕状态的向导们,一时间混乱平息下来,空气中只剩下敲击键盘的声音。  

  “Mam, 漏洞还在继续扩大。” 

  R盯着面前的屏幕,她虽不是个Geek,但是最基本的程序还是懂的,眼前Q支部写出的代码就像一张不断收拢的网,中间的漏洞永远被人用力扯开。

  “Q?”R听到这个声音一愣,快速走向桌面扑在对讲器前。

  “Double O Seven,有什么可以帮助你么。” 尽管身后乱作一团,R依旧将和007的界面投射到了大屏幕上,右下角的通话的时长大概要以天计数,她不由得一惊,Q在修复系统的时候从来没有停止支援00级特工。

  “发生什么了。”传来几声枪响,而男人的声音并没有波动,R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Q。

  “说来话长,且我认为与你目前的任务无关。” R说。

  “Q怎么了。”男人问到。

  声音中带着直观的压迫力,R感受到这句话穿透屏幕攥住了她的脖颈,她回头看到苍白的男人倒在地上,Q比起刚才还是动了一下,意识正逐渐回到他自己的掌控中,而这个过程漫长而痛苦,显而易见的痛苦。Q似乎正尝试缩成一团,而他的手脚不听使唤,他像个破碎的人偶。

  “MI6的精神网络被攻击了,Q没能及时退出来,他陷入了昏迷,而我们的系统濒临崩溃。” R自暴自弃的说道。

  009被临时调来稳定局面,他的精神体在向导们身边踏步,这匹骏马在室内显得空间有些拥挤,不过看似大部分向导都得到了安抚,有几只云雀落在了骏马的背上。

  “Q,能听见我说话么。”另一端的男人说到。

  “007,恐怕Q现在无法回答,他丧失了自主意识。”R说。

  “并且他不让我接近他。”这是009。他面前是一堵高墙,流动的高墙,只要他探出精神丝,那堵墙就会应激涨高,009觉得那大概是Q的精神体,但是这十足奇怪,一个拒绝与哨兵连接的昏迷的向导;一个昏迷的向导,和它没有具形的,如果可以被叫做精神体的物质。

  那边有些许的停顿,两声枪响,一些打斗声,然后男人的声音重新填充了Q branch。

  “R,让你所有身边没事的人都和你一起建一个精神屏障。”R只顿了一下便快速的照做了。

  这之后发生的事情是所有人都没有预想过的。

  Q身边流动的高墙涨起了两倍之多,而后像海浪一般砸下,精神波在R建起的精神屏障中激荡起来,Q branch的许多人仍受到了冲击,有一个实习生倒在了地上。从精神波动的激流中现形的是一只狮子,狮子鬃毛的边缘像是燃着蓝色的磷火,这巨大的生物走向倒在地上的Q。那只狮子轻轻舔着Q的脸颊,而后将头颅埋在Q的脖颈处,发出痛楚的低吟,而后它卧坐下来,将Q圈在他的怀抱的范围内。

  “Double O Seven。”R说到。“你还在线上么。”

  回答她的是一声狮啸。

  “那是007的精神体。”009的精神体踱步到男人身边,骏马仰起前蹄而后落下。


  这怎么可能。当然这句话R并没有说出口。

  “相隔几百万公里外的哨兵在没有任何借助物下释放出精神体安抚没有进行精神连接的向导。”任何一条单独拿出来都够R写上半个月的文件,而她只是不由自主的注视着那只狮子。这强大而危险的生物正温柔的舔吻着Q的脸颊,但是R知道,它仍处在警戒状态,它的后腿时刻紧绷,做着跃起奔跑的准备。

  Q在这时候醒过来了,绿色的双眼中蒙着雾气,而他的表情麻木。那是巨大痛苦下的保护机制,他屏蔽了他的感官。

  “全体成员从c4开始修复。”这是Q的声音,但是是从精神领域传出来的。Q的双唇依旧紧闭,狮子低下头来温顺的用额头抵着Q的额头。 “我已经从系统中退出来了,摧毁b6区。”

  “可是Sir那个区的文件。。”

  “抛弃b6区的数据。”Q闭上了眼睛。“责任我来承担。”

  敲击键盘的声音再次回荡在支部里。


  系统的警报级别正逐级下降,Q睁开了眼睛,找到一边的眼镜戴上,狮子跪卧下来,尾巴和爪子围城一个圈儿,将Q圈进那个领域里。军需官还没有力气站起来,他只能在那个位置扬起头看着Q branch的屏幕,在精神领域发出一个又一个指令,漏洞正逐渐缩小。


  009盯住男孩儿的脖颈。

  干净的。

 没有任何咬痕,没有标记,没有链接和所属关系。

 然而坚定地拒绝了自己。


  一切在Q的指导下在5分钟内恢复了正常,技术员们开始修复b6区的数据库。静谧的室内,刚才的惊慌仿佛从未存在,一切的一切,最微小的精神波动都传递着一个信息,009捕捉到无数精神的丝缕,它们全都重复着一个词汇。

  “安全。”


  唯一没有恢复原样的就是那只狮子。Q已经站得起来,正摇摇晃晃的走向自己的桌子,而那只狮子看起来毫无攻击性的跟在Q后面,扫视了一圈室内,在Q的桌子旁边再次卧趴下。它发出沉闷的一声狮吟,听起来有些疲惫,贴上Q的小腿磨蹭起了额头。Q一只手留在键盘上,飞快的调出007这次任务有关的所有界面,另一只从桌面上滑下,修长的手指隐现在雄狮的鬃毛中。

  

  那是其中一个摄像头,当画面终于稳定下来时,男人的身影出现在画面的角落里。

  “Double-O-Seven, this is Q back on line.” Q的声音还有些发抖。

 画面中的男人看向摄像头,沉稳的声音略带沙哑,重新回荡在Q branch里。

  “七分钟后到达机场。”


  Q听见这句话后顿了一下,随即他的后背松弛下来,他再次滑倒在地面上,指尖微颤。狮子没有像刚才一样绷紧后腿,只是再次靠近Q,用冰蓝色的眼睛注视着军需官。


  “听着,我不是要带走他。”009第一次要靠近Q时被狮子挥出的爪子逼得后退。他只得面对狮子咧出牙齿说道,“大猫,我不要带走Q,我只是给他找一张床。” 不得不说,与雄狮冰蓝色的双眼对视需要十足的勇气。通体黑色的骏马踏步前来,低下头颅与雄狮平视。一声响鼻后伴着比刚才更加沉闷压抑的低吼,然而狮子退后,给009让出空间。

  009在狮子的注视下将军需官抱起,但是他很难像往常一样走向医务室。

  不,不是军需官的体重,军需官轻的像一片羽毛。只是在身后同时跟着一只狮子和一匹马的时候,很难让人避开迎面遇上的人探来的精神丝。


  一声威胁的低吼从雄狮的喉咙中传出来,声音不大,然而足够令人胆寒,那些精神丝在空中直接被回荡的精神波击碎了,一下子让009轻松不少。

  “呃……谢谢。”009说到。

   狮子没有回吼。


tbc

评论(9)
热度(143)

清一色无法辨识

一色
-----------------------------------
老地方散
00Q/ 秦昕/ 欢迎聊天

© 清一色无法辨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