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一色无法辨识

老地方散

在怀疑中活下去。

那是伴随一生的无法确定的触觉,感官与爱。
模糊与清晰到底有怎样的一个界限,仿佛自古就难以确定下来。有的时候看得见的东西反而是模糊的,而存在于你脑海的记忆却清晰无比。
前几天和朋友出去玩,无论如何就是记得出门右转之后应该是大理石的花坛,刚好抵在小腿的高度,白色的理石上有泛黄的水渍。
按着记忆找回去,理应是花坛的地方空空如也。
是我记错了还是世界改变了,无从得知。千人千面,记忆也一样,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被添油加醋成了更加美好或者扭曲的东西,我偶尔在孤单深夜打开来看看,有一部分已面目全非。
剩下的那一部分无法确定是否准确,我们都知道,自己总会为自己辩解,伤害自己的人对自己做出的事会变得更加过分,而期望发生的美好的邂逅在杜撰里都会变成现实,储存在脑海里。

生命中的记忆嫁接,尔后生长,开出的花足具有强烈的迷惑性。

而我面带笑容葬身花海。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