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色
-----------------------------------
老地方散
00Q/ 秦昕/ 欢迎聊天

【风云】仅此

  傅海峰今晚也和往常一样,是后睡着的那个。和之前的某些日子也一样,他身边的床铺陷下去,那个人的呼吸十分的近。蔡赟正蜷在他左臂圈出来的范围里,因疲惫而昏睡着,他将自己蜷缩起来,向傅海峰这边靠近着。他们倒是经常挤在一张床上睡着,蔡赟却不常有这样的姿势。往往都是傅海峰扎进蔡赟怀里,蔡赟抱住傅海峰的头,那怀抱是兄长是朋友也是爱人。而今他像是一瞬间疲惫了下去,缩进了傅海峰的怀里。

  这之前他们聊了很多。凌晨两三点,天就快要亮起来了,可是所有事实都依旧昏沉着,掺在呼吸里,令人无法轻快地起身或者开口讲话。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坐着,无声的聊了一段时间。

  之后蔡赟开口了,嗓音里止不住的疲惫,话像是拦不住了,一句一句的抽掉他的力气。


  “你还能配到新的搭档。”

  “我可能要退了。”

  “你还是好时候。”


  三年半。傅海峰这时候只想着这数字。


  “你退我也退。” 这是傅海峰唯一回复的出来的话语。

  蔡赟却只是摇头,嘴角没有弯起来的意向。他不说傅海峰胡闹,因为他并没有将那句话算进可信的范围里。傅海峰总是听他的,无论是起床作息,还是日常生活里,这个人就一直静静在自己身边,寝食同行,之后在每一次比赛入场时低头走在自己前面,或是在自己背后跃起重扣。

  一晃就六年了。蔡赟想。


  “你不打我也不打了。”傅海峰又说。

  蔡赟依旧只是摇头,自己的手指在自己的手掌里被攥紧又放开。他是兄长,他要劝阻这个固执的弟弟。不知不觉间,这一路下来他既保护傅海峰,又被傅海峰保护着,两个人就这么并肩着,光晕一转就过了六载。

  脑海里闪过最后一个球落地的景象,蔡赟只觉得自己一阵阵的眩晕。傅海峰好像说了什么,他没有听见,直到自己的手被攥住,他被牵着看向另一双眼睛。

  “找不到像你一样的人的。”

  傅海峰蹲在自己的眼前攥着自己两只手的手腕。傅海峰难过的程度绝不比自己少一丝一毫,因为蔡赟的腕骨被攥的生疼,却又让他实实在在的感受到自己终于离开了赛场,坐在房间里,和傅海峰一起。

  他们不知道这样看入对方的眼睛多久。直到遥远的寒意开始松动,悲伤冲破疲惫的限制带出了眼泪,情绪突破自制,蔡赟发现自己早已跪在地上,埋在傅海峰怀里。傅海峰锢着自己的腰。说不出谁在拥抱谁,或者谁在安慰谁,只有在对方怀里他们才不会倒下。

  哪有什么眼泪要哭,心里不知道血和泪掺杂着已经流遍了多少方圆。

  心跳多么的好。他靠在傅海峰怀里想着。那安定,强有力的心跳,一下下的将他带回现实,但也直想让人就顺着生命那隆隆的宣告沉睡过去。

  “阿蔡,我不开玩笑的。”合上眼前,蔡赟听到耳边的人这么说。


  傅海峰看着身边躺着的人。蔡赟似乎在比赛结束回到宾馆的一瞬间被缀上了无数重负,身形依旧挺拔,只是似乎其他一切都摇摇欲坠。而现在他终于不用撑着了,倒在傅海峰身边睡着。

  傅海峰知道蔡赟在想什么。

  他大他三岁半,按照运动员金贵的寿命,他的职业生涯将近走到尽头,而或许是英雄暮年这最后一战未能摘得桂冠,蔡赟的心里到底有多苍凉可想而知。

  可是他们两人从没有独善其身或者责备对方的意思。

  

  这一朝是风云皆暗淡。


  傅海峰极轻的翻了个身,将蔡赟彻底揽进怀里,将他的头护在胸前。

  天亮之前一切都就此落下吧。

end

评论(3)
热度(31)
© 清一色无法辨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