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色
-----------------------------------
老地方散
00Q/ 秦昕/ 欢迎聊天

【秦昕】碎碎平安

  许昕早上失手打碎了一面镜子。他是不信这个的,灾啊祸啊之类的都只有临了眼前才算是实事,其他故弄玄虚的恐惧和担忧都不曾在他脑海里留存过。可是今天他是有些慌的。

  他一年多没见到秦志戬了。镜子偏偏在秦志戬回来这天碎掉。

  思念比天真乐观更加强大,于是许昕也惴惴不安起来,一整天都像是揣着颗刺球,僵硬又紧张。网上那些乱七八糟的新闻在他脑袋里转个不停,一会儿是飞机失事,一会儿是马航失联的新闻,还有极端恶劣天气的侵袭。直到最后一门课下课,他抓起包向外走时心里都挂着些事情,所以自然没有看到因为网络维修而流落在楼梯上的电线,马龙的手和张继科的声音都没来得及抓住他,下一秒许昕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小伤,确实算是小伤。出了点血,磕青了身上,崴了脚。

  大伤,确实也大。这样还哪里去的了机场接秦志戬。

  马龙张张嘴,什么话都没说出来,拿着手机转身出了门,留下张继科在许昕身边坐着,慢悠悠的看许昕的诊断说明,半天也没翻页,不知道到底看进去几个字。

  “飞机会不会晚点啊。”许昕抛出句话。

  “今天风是大。”张继科转头瞟了眼窗外。“但是应该不耽搁降落。”

  “那会盘旋吧。”

  “估计多一圈儿。”

  “晚半个多小时吧,那样儿。”

  “半个多小时。”

  许昕说出这句话就没了后文,张继科抬头看他,差点被被子掀在脸上。

  “你干嘛去?”张继科看着许昕坐起来。

  “打车刚好一个小时就到了。”许昕要穿鞋,张继科也不拦着,许昕脚踝肿的老高,哪里穿的进去,所以张继科只是看着,就看到果不其然许昕放弃穿运动鞋,踏上医院的拖鞋就想走。

  “哎哎哎哎,坐着坐着。”张继科把一个猛子起身重心不稳的许昕用肩膀一接,直接就送回了床上。

  “哪儿那么急啊,”张继科按着眼睛直楞的许昕,“秦老师明天肯定就来学校了。”

  “他一年都没回来了肯定不认识路了。”

  “世界崩塌北京地铁也不变线。再说了秦老师在北京呆的时间比你长多了,也用不着你接啊。”

  许昕一听到这句话突然就垮了下去。张继科知道是说到什么了,他抿了嘴,等着许昕接着说话,他知道许昕在想什么,可是有些话总是要说明白才能想明白。

  

   “他肯定认识路。”

   “认不认识我就不一定了。”许昕声音越来越小。


   张继科一愣。

   秦志戬之前出国访学,为期一年。按许昕的话说,到金发长腿美妞的国度,秦老师也肯定吃香,搞不好再回来这一趟他就多了个师娘。

   许昕说不出什么具体的话来,他是没什么可以接秦志戬的理由。除非说凭着他对秦志戬满腔满怀的喜欢,但是隔着一年的光景,他也不知道这一年到底是靠自己强大的想象力支撑,还是真的依旧那么喜欢。他没收到过秦志戬几条消息,给秦志戬发消息,男人也只是极克制的回复那些内容,多一些自我空间都不会涉及,久而久之许昕就不发了。看着那个页面一直停留在一个月前的某一个日期。

   许昕之前没怕过这个,脑海里的秦志戬还有现实里的秦志戬他都喜欢,他都爱。可是今天他突然就怕了。

  人喜欢到一定程度就辨不清边界了。


  他像是被自己说服了。对于被爱着的对象,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细碎的尘埃,即使存在也无足轻重。那些思念,深夜的喃喃,踌躇犹豫与小心翼翼,全都是不存在,是无,是空,是零。

  

  张继科看着许昕像是一下子泄了气,也不嚷着穿鞋出门打车,一时也说不出话来。

  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个道理张继科却是知道的,所以他只是看着许昕乖乖的躺回床上,一双下垂眼比任何时候都无辜。手里的手机一震,是马龙,迷迷糊糊间看到秦老师和走两个字,张继科又抬头看了眼许昕,拍拍许昕盖在腿上的被子,转身出了房间。


   许昕想见秦志戬,秦志戬却不见得想见许昕。 

  许昕想和秦志戬发发消息说说话,秦志戬却不见得期待收到许昕的消息。

  许昕觉得秦志戬什么都好,秦志戬却不见得觉得许昕有一丝半毫的优点。

   许昕喜欢秦志戬,秦志戬却不喜欢许昕。


   许昕越想越别扭,越想越明白,整个人直接往被子里缩。被子里暖暖的,没有时间更没有现实,许昕脚腕一抽一抽的痛,头和心也一缩一缩的疼,迷迷糊糊中快要睡过去。


   直到门被猛地拉开了,有人快步走进来,带着风雨凉气,凛冽又急迅。

   许昕懒得把被子拉下来,走的这么快准是张继科,不知又是为了说什么道理走了回来。

   “你就别说了,我都知道,你说的都对。”许昕闷闷地说。“我知道秦老师不需要我去接,他才不可能不认识路,”他顿了一下,“我也知道秦老师不喜欢我,”许昕又把被子裹紧了点,”这年头谁还敢师生恋了,更何况我这都踏不进秦老师最低要求的门槛,我没胸没屁股还是个男的,但谁让我喜欢他呢。“

   说到这儿有一声半是释然半带着无奈的轻笑传过来,许昕心里一滞,却也只是埋怨自己没出息,张继科的傻笑都能听出秦志戬的感觉,怕不是真的摔傻了。

   “你笑什么呀。”

   一只手探进许昕的被里轻轻攥住了许昕的脚腕。那只手很凉,冰的许昕一瞬间不敢动弹。许昕一把把被子掀开要骂张继科干嘛冰他,却在看见男人的身形时动弹不得。

   “不见得。”

   秦志戬正握着他肿的高高的脚腕,偏头看了他一眼。

   

    “秦老师。”许昕过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嗓子眼里挤出一声咕哝,听起来像是淋了雨。他反应过来自己刚说了什么被男人听见,之前准备好的打哈哈的话和问候全都被噎回去了,嗓子眼和心跳一起颤抖。

    之后他反应过来男人说了什么。


   秦志戬的指尖很凉,外套上有水珠滑下来滚落到地上,像是没撑伞就跑过来的一样,略显慌忙却毫不落魄。

  “外面下雨啦。”许昕说。

   秦志戬看他一眼,像是觉得他无可救药。他将许昕的脚腕放下,把被子掖好,伸手攥过许昕的胳膊看伤口和淤青,没有说话。

   “飞机没晚点呀,那挺好。”许昕不敢看秦志戬,只能抓这被子盯着秦志戬的衣角发呆。

   秦志戬还是没回话,脸色沉着,像是在生气。许昕又要说什么的时候,男人的手抚上了他的后脑勺,而后他被秦志戬带进了怀里。男人身上的烟草味被清冷的气息盖住了,但是更多温暖的实感涌现出来,疲惫感一阵阵的涌上来,许昕狠了心,揪住秦志戬的衣服。

   “秦老师你回来啦。”

   秦志戬只是抱着他,像是用沉默完成比一切都更加重要的关怀,手掌抚住许昕的后脑,安抚的轻轻动了动,而后长久的叹了一口气。

   “秦老师我今天早上打碎了个镜子,我一开始还以为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呢,”许昕的声音比雨声清,窸窣的落在房间里,即刻不见踪迹。“但是现在觉得挺好的。”他抓着秦志戬衣服的手就要松开。

   “你不听人说话的毛病还是不改。”秦志戬的声音从许昕头顶降下来。

  许昕一愣。

  秦志戬又叹了口气,随后躬下身来。许昕先是看到咫尺处秦志戬的脸,才反应过来自己嘴唇上凉而柔软的东西是什么,随即感受到男人唇齿间呼出的热气,难得的露出一丝不应属于本人的急躁与不安。

  “你听见没有,许昕。”许昕从秦志戬的胸腔听到这句话,之后距离被拉开,秦志戬望入他的眼底。

  “我说不见得。”


   许昕的唇瓣抖了抖,随后硬是一个字也没说出来,秦志戬看着自己平常伶牙俐齿废话极多的学生变成这样,忍不住轻笑起来。

  “怎么就。”后半句话许昕还是说不出来。

   秦志戬看许昕愣着盯着自己,半天没有反应,只是眉头一皱再次凑了上去,当两个人的嘴唇快要贴在一起的时候,许昕才苏醒过来,颤抖着要低头,只是被秦志戬捉住接着吻了下去。


   许昕终于是不抖了,像是极快的接受了现实,他看起来很平静,其实只是脚崴了没法下床跳一会儿。秦志戬有些乏了,靠在床头陪着许昕翻一年来的聊天记录。他看着小孩儿数他的罪状,说他冷淡,没人味。秦志戬也不恼,夺了许昕的手机,压压小孩儿的脑袋示意小点声。

   “我要是不说我睡了,你凌晨两点也不会睡觉。”

   许昕哑口无言。

   他们隔着13个小时的时差。许昕的深夜刚好是秦志戬的早晨。许昕想起自己掐着时间支着眼皮给秦志戬发消息,有点心虚又有点开心。

   “再说了,第二天的早课你不上了啊?每周二都发。”

  “你不是周一早上没事吗。”许昕理直气壮。“其他时间我也不敢发。”只这一句声音就又小了下去。

  许昕突然反应过来,一个猛的转身差点撞上秦志戬的鼻子。

  “你怎么知道我有早课?”

   秦志戬眉毛又轻微拧了一下。“你给我发的。”

   许昕硬是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给秦志戬发过自己的课表,托着脑袋陷入沉思,自忖应该没有做过那么出格的事情,他盯着秦志戬,直到男人一声叹气拿出自己的手机,把记录往前一划,看到这学期开学初许昕发的图片,是抱怨新学期碰上了四大捕头之一,后面跟着他自己的课表。那是张不完全的截图,只露出上午前三节课的部分,秦志戬的表情看起来理所应当,许昕心里却被狠狠按了一下。

   

    “我说的事你全记得吗。”

    “太多了。”秦志戬倦了,靠在床头似是要睡着。

    “哦。”许昕不说话了。他还是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只要盯着秦志戬看。


    “镜子碎了看来是好事。”许昕嘟囔了一句。

    秦志戬其实醒着,侧卧着看到许昕淤青的胳膊和伤口,听到许昕这句话,不由得再次叹气起来,将男孩拖入一个吻里。他的手虚握着许昕的胳膊,避开了所有的伤口,滑下时却攥紧了许昕的手腕。

    “傻。”



END


     

   

   

   



评论(27)
热度(72)
© 清一色无法辨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