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一色无法辨识

老地方散

清醒症

很多时候听得见别人说话但就是不想做出任何回应。
会被询问怎么了么,或者有没有不舒服,自己就会摇摇头,而后对方走开,一切回复初始状态。
人的怒气是很奇怪的存在,别人不高兴的时候不和你说话你会生气,顺从别人的想法时闷声答应下来对方会生气。仿佛这世界要求你必须任何时候都要笑脸迎人,态度温和,语气欢快。
像一块用了太久的毛巾看不出颜色,才给人感觉是踏实而有实感的。
可就是做不到变成那块毛巾。
难过就是难过。
说着“已经没事了”,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请让我一个人待一会。这种话还没试着说出过口。
真的只希望有些时候别人的善意能不横冲直撞的被塞进怀里,希望可以有拒绝善意的机会和勇气,希望谁都不来询问怎么了。


我真的没怎么。
待一会就好了,真的。
求你别担心我。

善意才是最沉重的枷锁,自出生那一天起被强行怜爱的套上,陪伴一生,越勒越紧。
可以放开我一会么,那个人跪在地上说。



怎么可能放开你啊。有人轻笑。

评论(1)

热度(46)

  1. 我是欧洲鱼文粥清一色无法辨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