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一色无法辨识

老地方散

一色游

今天到了呼伦贝尔。
一开始确实因为导游的原因不太高兴,但是后来在看到无边绿色的一瞬间所有一切全都烟消云散了。
在车上看到的很低的云彩,站在草原上看去却高远无比,在无边的蓝色天宇中延伸成边缘模糊却飒爽的线条。眼前一望无际的是绿色的草原,向左没有边际,向右同样也没有,若把我放在这里,我需要拼命奔跑几千年才能跑出这温柔的边界。

如愿以偿的骑上了马。
我是汉族人,除了小时候和老爸一起骑过一次白马,其他时候与马的接触全都是通过影视资料。马于我是一种神奇的生物。它有自己的思想,不愿受控于人,却又在牧民的身下温顺的驰骋或踱步,它愿意的话随时可以把人从他后背上甩下来,但是大部分时间它并没有。我猜不到马在想什么,它圆润而莹亮的双眼,像是草原中清澈的湖泊,映衬着整个世界。
只是映衬着。
因此才神奇。

带着我骑马的是一位土生土长的蒙古人。
他在脖子后面有一绺长长的头发,大概是从儿时就留下来的。他的汉文很好,说话时语调温柔而沙哑,像是拂过整个草原的风一样,静静地落到你心里。

他说这匹马十岁,不算老。正常的马能活到二三十岁。他是土生土长的蒙古人。他是在这里工作的。马不是他的。但是这匹马是他养的。他上次带一个胖子骑这匹马的时候很心疼。
他说我们是马背上长大的民族。
我们爱马。


我其实问了很多。

但是回程的时候加了速,话就被颠回去了,我笑着,紧紧抓住马鞍。
看来要学习骑马的方法呢。

决定大学假期去学骑马。
嗯。
今天就这样。

晚安。
2014.7.19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