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请走  

14.

今天的文章终于弄上了背景音乐!!!!!!!以及大家想看叶修的西装是什么样的么? 其实有参考款www 好像看到太太们画的叶修啊(ˉ﹃ˉ)



 不知道韩文清又祝了多少桌酒。
 叶修本来是打算等到整个仪式全都结束之后才走的,谁知道他竟然撑不到最后了呢。
 叶修在无人注视中走出会场,他黑色西装的衣角把空气裁割出寂寞的棱角。在走出会场的一瞬间叶修飞快的把最后一片止痛片塞进嘴里。
 叶修其实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吃止痛片。
 他实际上只是咳嗽的有些厉害,嗓子怎么喝水都发干,偶尔会咳血而已,叶修并不觉得疼痛。也许是人在知道自己快要死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找些安慰自己的方法吧。
 他拦下一辆车,先是回到宾馆取了行李,而后直奔飞机场而去。
 此时的韩文清已经是微醉的状态了。
 韩文清记得自己喝了很多杯的酒,可是叶修的脸却清晰无比的在他的眼前出现,那影子近的就像叶修还在韩文清身边,远的却又像韩文清无论如何伸出手都够不到一样。
 最后一桌客人终于也起身离开,韩文清看着妻子牵着朋友的手去换衣服,终于长长的出了口气。身边的宾客匆匆走过韩文清身边,明明就是一样的黑色,叶修身上的黑色就和这些完全不一样,韩文清想起叶修身上的黑色温和平静,就像是无边黑夜,温柔的包裹着叶修的身体。
 韩文清在宾客散尽的会场里寻找起叶修来。
 有那么多黑色,却没有一个是叶修的黑色。
 韩文清迈开步子跑出门外,外面的太阳明晃晃的,刺的他眯起了眼睛,他就这样环视四周。
 只是天地间空空荡荡,已无叶修。
 
 叶修回到家里的时候家里没有人。
 叶秋看样子是出去办事了,打扫卫生的阿姨也难得的不在。叶修把包扔在自己床上,拉开自己的领带,摸了摸礼服上衣口袋里的小纸条,鼓鼓的一个小包还在叶修的胸口安定的存在着。叶修想了想,脱下外套扔在床上,转身走进浴室洗澡。
 水声从头顶坠落进叶修的四肢百骸。


叶秋办完事回到家里,看见床上扔的乱七八糟的包和西装,就知道是自己的哥哥回来了。叶秋想着,也许是叶修忍不住想玩荣耀了,着急回来了吧。他下意识的拿起叶修的西装想要抖落上面的灰,这一抖,一个纸团从口袋里轻轻地落到地上。

叶秋无奈的想着自己的哥哥还是有点懒,连垃圾都放在口袋里忘了扔,他捡起那个纸条,却发现纸条上有字。

也许不是废纸呢,这么想着的叶秋缓缓打开纸条。

像是在滚滚乌云中突然炸响的一声雷,又像是无尽黑暗中的一道闪电,那几行字以令人战栗的速度劈入了叶秋的脑海。他手中昂贵的西装落到地上,他张了张嘴,可是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任何声音,叶秋想要说写什么,他甚至在一瞬间控制不住的要高喊出声,可是那声尖叫被他硬生生的憋回嗓子里。叶秋深深地吸气,可是剧烈跳动的心脏和颤抖的手指怎么都无法恢复原状。

叶秋缓慢的弯下腰想要捡起西装,浴室里突然发出一声巨响。

叶秋发了疯一样的直起身来冲进浴室,猛地打开门,他看见摔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叶修。

叶秋感觉自己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他做不出任何反应,他只是任凭自己的双手冲回房间拿起被子裹起叶修,而后他听见自己声嘶力竭的声音回荡在偌大的房间里。

“去开车啊!!!去医院啊!!”

他从来没觉得叶修这么轻,叶秋死死地攥住自己孪生哥哥的肩膀,指甲接近抠入叶修身体里。他搂着叶修坐在车后座,佣人手忙脚乱的关好车门油门踩到底向医院飞驰而去。

“醒醒。”叶秋只能死死地抱住叶修。

“醒醒叶修!”叶秋晃了晃叶修。

“醒醒啊!别在这睡啊,就快到医院了啊。”叶秋的声音不由自主的带了哭腔。

“求你了...求你了.哥..”叶秋的头深深地埋入叶修的肩膀,他咬着牙,在自己哥哥的肩窝里颤抖着。

直到叶修的手搭上叶秋的后背轻轻地拍了几下。

“你哥有那么容易死么。”叶秋听到这个声音猛地抬起头来,叶修的脸色依旧惨白,嘴角还有一成不变的笑容。“听见你正经叫我一次哥也不容易啊。”

叶秋怔了一下,而后他的肩膀开始颤抖,这颤抖蔓延到叶秋的上半身,最后叶秋整个人终于埋进兄长的怀抱里竭力的哭泣起来。

”行了啊。“叶修揉着叶秋的抵着自己下巴的毛茸茸的脑袋。”我就是在浴室里没站稳而已摔晕了而已。“

”鬼才信你的。“叶秋的声音哑了,红着眼圈抬起头来,表情里愤怒掺杂着欣喜。

”大实话。“叶修笑。

叶修说的还真的是实话。他不知道为什么就开始咳嗽个不停,而后咳出了血,想要去拿纸擦得时候,没站稳,头直接磕在了浴缸上。醒过来的时候自己的笨蛋弟弟已经抱着自己红了眼圈。

”别害怕。“叶修又揉了揉叶秋的头发。”你哥命硬着呢。“

叶秋只是看着他,抿着嘴唇没说话。


到了医院叶修刚想要推开车门,就反应过来自己身上只是裹了条棉被而已。叶秋打横抱着他进了医院

这之后在晕晕乎乎中叶修又做了一系列乱七八糟的检查,最后在极其不情愿中,妥协了黑着脸的叶秋要求他的住院的要求。

一接触到枕头,睡意就从脑海的最深处毫不客气的吞噬了叶修。

梦境中他仿佛在无止境的下沉。

叶修在一片模糊中看见了韩文清婚礼的场景,那些场景像是一个个电影,在叶修的面前一遍遍的重演,叶修想起来自己在韩文清的婚礼上并没有演奏那首他准备了好久的曲子,原因非常滑稽,韩文清准备的会场里面,并没有设置钢琴。

叶修是在韩文清吃饭的时候得知这件事的,他当时还在嘲笑韩文清,明明妻子这么喜欢钢琴,作为丈夫却在婚礼上连这个愿望都不满足。而那女孩子只是说,她想要听的钢琴是要韩文清亲自弹的,就算是小星星也行,而韩文清答应了女孩子,要弹就弹一首够水准的,因此他们约好,结婚一周年的时候,韩文清弹曲子给女孩听。

这个女孩子的愿望就连同叶修准备的新婚礼物一同被延伸到了一年以后的那一天。

叶修当时只是笑着又吃了口饭。一年以后,他还能碰到键盘么。

 

房间门外的叶秋的脑海里一遍遍的重播着医生的话。

“你哥哥之前来过了,他找过我。你应该也看见了他的诊断条。你哥哥不想接受放疗治疗,他说,想要顺其自然,让我给他开点止痛片。我当时就想制止他,但是你哥哥的脾气也是够呛,他说我要是不给他开止痛片,他就再也不来复诊。”

“你哥哥按目前的结果来看的话,是小细胞肺癌。初期症状已经很明显了,咳嗽频繁,咳血。现在的方法就是留院观察,并且家属最好能够劝他接受治疗。”

“我们希望任何一个患者活下去。但是所有的患者都有选择放弃治疗的权利。”

“我们会尽最大努力。”

 

叶秋想了想,而后推开房间门。

他听见叶修平稳的呼吸落在静悄悄的房间里,昏暗的光碎了一地。叶秋缓慢的,沉重的叹息拉紧了夜晚的门。

 

 

叶秋想尽了各种办法劝叶修接受治疗,甚至有一次他都在叶修的饭碗里放了安眠药,正当进来的医护人员打算推走昏昏睡去的叶修时,叶秋听见男人嘴边微不可闻的拒绝,以及叶修用力到骨节发白的攥住床单的手,叶秋终于崩溃的赶走了医护人员。

 

在叶修醒来之后叶秋哑着嗓子问叶修。

“为什么。”叶秋攥紧了叶修身上的被子。

这时候的叶修已经比一开始住院消瘦了许多,一天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叶秋知道,体重下降和乏力都是那种癌症的症状。

叶修只是笑着摇摇头。

“生死都是命数。”

“你从来不信这些的。”叶秋说。

“魔障了呗。”叶修眯起眼睛,就像他抽烟时的样子。

“那是你想进那个魔障。”叶秋的语气僵硬。

“谁知道。”叶修说说话都十分费力气,他缓慢的晃了晃头笑起来。“能不能回家住几天?”

叶秋没说话。

“你看,在这里呆着,和在家里躺着,有什么区别呢。我又不接受治疗,还在这耗着,你不心疼钱哥可心疼钱。”叶修做出一脸痛心疾首的样子。

叶秋知道叶修又在编谎话。

所以叶秋只是缓慢的点了点头。

 

 

 

回到家的叶修换回了平常的衣服,做回平常的事,跟以前相比,只不过是增大了吃止痛片的剂量。叶修经常咳嗽,一旦胸腔里疼起来,他的额头上就布满了细密的汗,等这一波疼痛在止痛片的作用下消去时,坐在电脑前的叶修已经浑身湿透。

他头发一绺一绺的贴在他的额前,叶修看见已经黑屏的电脑屏中的自己,嘴唇发白,手臂死死地辅助椅子扶手。

竟然是如此的不堪啊,叶修笑着瘫在椅背里面,长长的喘息。

 

 

直到有一天鼠标从叶修的手里滑落,他想要按下w键的手却怎么也按不下去。

叶修坐在电脑前,看着坠落在地面上的鼠标,和屏幕上手无缚鸡之力的正在被绞杀的人物,忽然就咧开嘴。

知道自己正在一步步接近最终的平静的叶修,第一次在显示着被击杀的人物的屏幕外,落下了绝无仅有的一滴眼泪。

 

荣耀。再见。

tbc

下章完结

感谢一直以来的支持

[深鞠躬



 

 

 

 

 

 

 


 

评论(55)
热度(542)

清一色无法辨识

一色
-----------------------------------
老地方散
00Q/ 秦昕/ 欢迎聊天

© 清一色无法辨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