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一色无法辨识

老地方散

疲惫原野

一直以来我都很难说出我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性。

但是从欣赏过的人来说,大抵是以下这样的。


首先,五官绝对不是出众的那种。

如果是那种长相上便是出类拔萃的,倒会让我生出一种无端的恐惧来。不是没有喜欢过那样的人,但是喜欢到了中途,总是忍不住质问起自己来,你到底是喜欢人家哪一点呢?这时候却又不能给出明确的答案。我又窝囊的很,无法承认“我确实是喜欢他的长相呀”。要是说出来的话,这句话后面通常还要接着一句,“我还喜欢他身上其他的品质”。不知为什么,这句话在我这里总是无法说服我自己,总像是种说辞,带着些怯懦和心虚,畏畏缩缩的。

反而,我总是不可救药的喜欢上那些五官柔和的人,第一眼看去的话,绝对算不上帅的那种。这种人的五官单独看不出什么个所以然,合在一起却又有一种独特的柔和感。只是让人看着觉得,眉眼舒展,神情安定。

其他的我倒是说不出来什么具体的标准,只是大概可以想出下面这种描述来。

你看向我的时候,我便觉得被一片夜空下的海轻柔的笼罩住了,你的眼神是淡漠的,比海面上的月光还要澄澈,却不让人觉得冷,只觉得心里清明的很。那眼神不是要看穿我什么,就只是看着我,把我模糊的边缘都纳容进了你的眼里。你坐在那里,有时候或者挪一下腿,抬抬手臂,衣料摩挲轻轻作响,给轻飘飘的夜晚的空气缀上了些安全感。你身上带着轻微的疲惫感,却不着千里的尘土。

你也不说话,甚至笑不笑都是不甚明朗的,只有那双眼睛告诉我“来坐。”

就像我家里的冬天的原野一样。

广阔无垠的白色,肆意又平和的占领了视野。若是站在那平原之上,快要溢出地平线的白色可以把人生生逼出眼泪来。在那雪原之上,你无时无刻不是一个人,又无时无刻不被它深情拥吻。你拥有的是是最广袤的孤独和陪伴。

终于夜幕降临,静默的雪原衬得冬夜月光分外清明。那些所有的被北风夺来的泪水,瞬间全都有了温热的价值。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