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一色无法辨识

老地方散

脑袋里出来的片段

满腔都想说爱的年纪,缄默的爱是一种诱惑。
他们说我年轻没资格懂爱,我有时赞同,觉得说爱太轻狂,因为我的喜欢太轻而易举。有时又想去他娘的,我们最有权力说爱了。
结果他不说爱,我也不说。
有人问我,我就说我从没爱过。确实也如此,总之我不知道该把那些做过的傻事告诉谁。
那我就没爱过吧。
所以那次他问我的时候,我说去他娘的,我没爱过。一身爽利。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