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一色无法辨识

老地方散

弯(4)

前文请走 3.     2.      1.  

常年帮别人带孩子的老秦 x 常年被老秦带的大蟒

本文是秦昕为主 有龙獒

我也不知道我回忆杀要写到什么时候 但是写的可开心

(圈儿冷 但是不妨咱们来评论聊天啊太太们(求评论(X

-------------------------------------------------------------------------------------------

   等到许昕从泰国回来的时候,却在许爸爸的电话里知道秦志戬的日程因为合作的对方的突然来访改了。之前秦志戬倒是回来了一趟,但也是会实验室和这边的负责人面见谈了谈,又被马上叫了出去。

  许昕背着包拎着箱子正走进屋里,听到了那几个字,脚步停了下,眨眨眼睛,又拽着箱子回了自己的房间,旅行箱的轮子在地面上咕噜噜得响,咕噜噜,咕噜噜,咕噜噜,声音越来越小,小成一串听不清的嘟囔,许昕听着轮子的声音,没说话。他把包往床上一扔,箱子跟着撞了一下他的脚跟,他坐在床上把着箱子的拉杆,拉着它一圈儿又一圈儿的转,把木地板滚得咕噜噜的响。

   “别拉了!楼下一会上来了!”

     许昕一瘪嘴往床上一倒,手摸到一边的背包,拉开小格的拉锁轻车熟路的拿出个包的严严实实的袋子来,举起来看了一会儿,放下来的时候差点儿被砸了脸。

     躺了一会儿许昕就饿得不行了,从飞机上下来他什么也没吃。许昕把小袋子放在床头柜上,闪进厨房拉开冰箱门掏到什么往嘴里放什么。

    “正给你煮面条,又不怕胃疼了。”毫无置疑的被许妈妈一把拽住推出了厨房。许昕光着脚踩在地板上,凉凉的很舒服,他在门口看着锅上氤氲的热气,鼻子有点儿酸。

     “我要蛋花,不要西红柿。”

     “晚了。”许妈妈拿筷子拨开西红柿,挑起锅里一根面条。

       许昕鼻子突然就不酸了,蹦回自己房间里收拾行李去了。

       许昕把带出去旅游的杂七杂八的衣服全都一股脑塞回柜子里,只要许妈妈不开柜门就天下太平。他在地板上把自己抻成长长的一条,抓过手机刷了刷,没什么消息。他从床头柜上把那个袋子抓下来又看了看,然后又放回去了,他再次拿起来想在上面写点什么的时候被许妈妈叫去吃了面条。捧起碗的时候,许昕肚子咕噜噜的叫着,等到他透过面汤看到碗底的时候,肚子又咕噜噜的叫了起来。

      “再来一碗?”

      “再来一碗。”

        那是饥饿的想念声。许昕看着妈妈盛面的背影想。

        新的一碗面条盛出来的时候,那六个字马上就被面条裹挟着吞进肚子里了。许昕后来再没想起来过,应该是。要不然他写诗这个才能要是被张继科发现了非得被那小子拽去投稿,当然那都是后话了。

        秦志戬收到许昕的礼物的时候,都踩到夏天的尾巴了。他被项目的负责人拽着在另一个城市呆了好久,又因为是第一次的合作对象不能推辞,等到秦志戬看着手机上的日历的倒计时一天一天变少,却还没有可以回去的迹象的时候,他也只是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想了想还是没有打开微信,又回去开会了。

        几周之后,秦志戬拎着特产到了许老师家,因为还有事就没有进门,寒暄了一会儿之后被许老师塞进手里一个小小的袋子,包的特别严实。

       “许昕从泰国带回来的,千叮咛万嘱咐要我给你。”

        秦志戬一愣,接过来道了谢,又说了些项目的近况,欠身告辞。他回到车上,门一关,把声音和热浪都挡在了外面。秦志戬开始拆那个小袋子,明明看着就是缠了好几条胶带,却怎么都找不到头,秦志戬把它翻来覆去仔仔细细看了几遍,快要忍不住用钥匙划开的时候找到了胶带的一头,畅快又小心的撕开了一段,顿了一下,又拽起来,把袋子松了绑。

         袋子被包的严严实实,微微倾斜一下,袋子里面的东西窸窸窣窣的滑到了秦志戬手心,是一管软膏似得东西,还有一个挂坠,是一条青绿色的小蛇,吐着信子但是看着一点都不凶。秦志戬注意过来的时候才发现他没开空调,车里热的要死,手指把鼻尖的汗抹去。他又看了看那个挂坠,随后把车钥匙拔下来,把小蛇挂了上去。铁环还挺硬的,几乎没留什么指甲的秦志戬废了一阵力气才把它挂上。秦志戬重新插上车钥匙,发动车子,打开空调,第一脚油门踩下去的时候,挂坠上小小的铃铛响了一声,空调吹着一身汗的秦志戬,把衬衫吹成前后两片凉铁皮似得贴在秦志戬身上,不太舒服。秦志戬把遮光板翻下来,打舵转弯过信号。

         “【图片】”

         “ ?”

          许昕打开手机的时候就收到了秦志戬这两条消息。他在宿舍的床上一下坐起,直接和顶棚来了个亲密接触,撞得不轻,带着整个床铺都晃了一下,把下铺的方博直接晃了起来。

         “我操许瞎子你作什么妖?”方博踹他的床板。男生就是一周朋友你好,两周去你大爷,三周千年杀的关系。许昕没理方博,他捂着头侧躺下 。

          “虎标酸痛软膏。”

          “治酸痛的。”

          “给你脖子用。”

            许昕发。

           方博见许昕没反应,也没再踢他的床板,翻了个身又躺下了。夏日的下午热的谁也不想动。

          “好的。”

          “学校还适应么。”

          “还都挺好的。”

          “就是我们寝室比我预想的大了挺多。”

          “室友人也都挺好的,一个鞍山的,一个青岛的,一个湖北通城的。”

          “寝室有个洁癖,地每天都要擦,值日表倒是不用愁,综评卫生分肯定是加了,还有一个睡觉特别轻的和一个睡觉打呼噜的。”

          “那个打呼噜的是我下铺,啊我睡上铺。我对床是那个鞍山的睡觉轻的,他下面是那个青岛的有洁癖的。”

          “课程呢?”

          “刚开学,军训完,还感觉啥也没讲呢。”

          “老秦。”

          “?”秦志戬看到许昕发的那两个字之后再没了下文,发了个问号过去。

           “你还出差呢?”

            敢情憋了这么半天就发了这么几个字出来,秦志戬从文稿中腾出手。

           “我回来了。”许昕盯着这一行字发愣。

           “暂时最近不走了。”

            许昕抱着手机看了半天,不知道发什么过去。

           “我飞来的时候这边儿还没有这么热呢,现在要热死了。”

           “下次送你。”

            许昕看到这行字愣了。

           “放假回来么。”

           “回啊,第一个假期,应该是回吧?”

           “到时候接。”

             许昕拿着手机看了好久。

           “就不让老师跑了。”这句话在好久的空白之后突然跳进许昕的眼眶,像是被对方硬生生塞进来的。

           “我整理文稿。”

           “快忙吧你可。”

             没了后文。许昕看着那行,下次送你,攥着手机翻了个身。平躺在床上看天花板,窗户开着,蝉鸣声意外的持续到了现在,喧哗而遥远。

             我没在意的。许昕嘀咕着。不就是上大学自己坐飞机吗。

             许昕的肚子咕噜噜的叫了起来。

            “饥饿的思念感。”

            “二爷你再说一次。”是张继科,许昕不由得后背一凉。

            “晚上吃啥。”许昕问。

            “不是,刚才不是这句。”张继科又说。

            “我哪知道我刚才说的啥。”许昕支吾。

            “饥饿的思念感。”

            “我操你大爷,你这不是听清了吗。”

            “不是,这么诗性,我受到了惊吓。”

            “滚,晚上吃啥,我说真的。”许昕半个身子探下去问。

            “肉。”

            “反正不吃肉。”

            “我操,龙你醒了啊。”

            “没睡实诚。”

            “方博睡死了!快!科哥你快把他弄起来。”许昕连忙顺水推舟。

              最后也记不得四个人到底吃了什么,反正许昕就记得外卖的配送费是方博付的,理由是叫方博起床太困难导致错过食堂基本伙晚饭时间。

tbc

  

评论(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