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一色无法辨识

老地方散


“闷着吧。”
她对我说。“无话不谈总是不现实的。”
“你这个人,不就是个如果被人知根知底了或者被人贴得太近了,就想远远的逃开的人么?”
她喝了口水,把面巾纸递过来。
“哭个屁。”
“你这种人就活该孤独死。”
她抱着我说。
“活该。”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