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色
-----------------------------------
老地方散
00Q/ 秦昕/ 欢迎聊天

【风云】片段 2 “这片刻便容许我脆弱吧。”

  傅海峰看见眼前的人的时候还是楞了一下。

  人还是那个人,只不过那面孔过于熟悉,过于鲜活,侧脸的轮廓过于凛冽,让人控制不住地伸出手。

“怎么了?”蔡赟看向他,脸庞贴着傅海峰的掌心,眼角略弯,下一秒似是要笑起来。

  这是蔡赟没错了。傅海峰的手指滑过蔡赟左耳的耳钉,这是2009年的蔡赟,刚刚结束全英公开赛的两个人。经历了拆对,风吹云散的推测,终于重新回到一起,赢下了一场比赛。傅海峰忍不住又去轻轻揉了一下蔡赟的耳垂,被耳钉轻微刺了一下手指。


  他吻上去,蔡赟一开始略略吃了一惊,就被傅海峰钻了空子。...

【风云】片段 1

  傅海峰承认蔡赟的耳钉非常招人。


  蔡赟的耳垂玲珑,大小刚刚好。早些时候,蔡赟会带一枚亮闪闪的耳钉,球场的灯光打下来的时候,某一个转身耳边的光芒比什么都让人心头一颤。


  当时还是有一枚比较金贵的耳钉的,也是蔡赟唯一会摘下来的。一次蔡赟洗澡完之后披着浴巾进到房里,随口就问傅海峰耳钉在哪儿。其实傅海峰清楚得很,蔡赟才不是找不到东西的人,他招人的时候真是没有自觉。但傅海峰只是离开电脑,拿起床头柜上的耳钉,走到坐在床上的蔡赟身边,轻轻捏住蔡赟的耳垂。他生怕戳疼了蔡赟,将耳钉插进去的时候极小心,那么个精巧的物件倒显得傅海峰有些...

今日风云cue

中国体育 直播评论
在说小双打的时候 说到扣球重不重
在这之前蔡队一直都没说到阿宝什么
蔡队说
“我插一句 我和傅海峰卧推差不多 但是傅海峰在场上的杀球比我重很多
练举重的力量再大 杀球也没傅海峰重”

“我跟傅海峰拆队 第一次苏里曼杯
到半决赛都是我们俩配
但是后面和大队员配了”

主持人:所有问题都离不开海峰
这儿蔡队对阿宝的称呼我没听清
“前两天有活动
我见到
他瘦了
相互之间的认可或者肯定不需要用语言去说”

【风云】仅此

  傅海峰今晚也和往常一样,是后睡着的那个。和之前的某些日子也一样,他身边的床铺陷下去,那个人的呼吸十分的近。蔡赟正蜷在他左臂圈出来的范围里,因疲惫而昏睡着,他将自己蜷缩起来,向傅海峰这边靠近着。他们倒是经常挤在一张床上睡着,蔡赟却不常有这样的姿势。往往都是傅海峰扎进蔡赟怀里,蔡赟抱住傅海峰的头,那怀抱是兄长是朋友也是爱人。而今他像是一瞬间疲惫了下去,缩进了傅海峰的怀里。

  这之前他们聊了很多。凌晨两三点,天就快要亮起来了,可是所有事实都依旧昏沉着,掺在呼吸里,令人无法轻快地起身或者开口讲话。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坐着,无声的聊了一段时间。...


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我说不出话来………………

© 清一色无法辨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