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加油。一切顺利。

这时间没有高考的朋友在看文的吧(笑)

很短小的一更,很快的分别和重逢。


【2】

   早些时候的三年还是比较和缓的。几百页日历撕下去,报刊亭仍是那个报刊亭,除了开始卖上烤肠玉米之外没什么太大的变化。早餐铺仍是那个早餐铺,只不过一把大红伞看起来像是挂了煮成浆的红糖,深红色磨得有些反光。秦志戬升上高中,拔了很高的个子,早餐开始吃加脆另加蛋的煎饼果子。

   许先生和小秦前前后后一起吃了一年多的早餐。

   有一天早上秦志戬没见到许昕,但也只是拎了早餐就走。后来连续一周没看到,秦志戬左想想右想想有些不对,但也终究没问。除了阴天许昕愿意晚一点到,周六周日不一定是否出现之外,其他时间几乎雷打不动。秦志戬像是猜到了什么,也不细究。后来听到近处的李婶说之前为自己家姑娘物色了好久的那个小许走了,调职去了北京。秦志戬想着也对,再在这个地方待着,那么长时间也没个升职变动,许昕或许真就是完蛋了。秦志戬听着李婶暗恨的叨唠,禁不住笑起来就走。

   秦志戬升上高中,过得安安稳稳。他个子高高瘦瘦,神色也一直淡淡的。在班级里笑起来的时候却满面春风,不知什么时候传了出去,冰山王子,冷面俏书生的名字叫的乱七八糟。有时候他走在走廊上,拐弯处会有几个女孩子压低声音的笑传出来,几双眼睛跟着他走。秦志戬也不恼,随他们看。他没有言语中相传的那么静,在球场上跑起来的时候兜了满怀的风,笑声可以传到好远。他也使坏,但顶多动动口舌,成功后也会笑的满面狡黠。

   再见到许昕的时候秦志戬已经是高二下了。

   他选了文,倒不是因为理科不好。家里没什么意见,帮着报了几个补课班。秦志戬坐在教室靠窗,半侧清净半侧喧哗。偶尔溜进来的风比室内的气氛活跃。秦志戬看书看累了就往窗台上一倚。不看窗外景色,只听风。

   秦志戬的学校管得略严,高二晚上便开始上自习到8点。临近期末时他上楼路过5楼的住户,自己家正下方那一间。从微开的房门那一窄缝,他瞥到裹了塑料布的新沙发。看来是有新的人要搬进来。其他事情杂七杂八的涌上来,秦志戬懒得再去想,他把书包换了个肩,踏着楼梯又上了楼。

   秦志戬连着半个月被文史哲折磨的眉头解不开,看楼下的搬家事项的进展程度似乎成了惯例。这家看样子忙得差不多了,前几天的灰土被扫走了,门垫铺了出来,防盗门上的对联被清干净了,露出原本暗绿纹路的铁皮,在暖黄色的楼道灯中随角度变化着光的棱角。秦志戬也跟着有一种尘埃落定的感觉。

    考完期末考试,秦志戬和朋友在外面吃了饭,难得的7点就回了家,这一回5楼的那扇门也开着,只不过在秦志戬刚走过的时候,一只手伸出来,要把门口的垃圾袋提起来。那只手极好看,手指纤长,骨节分明,线条干脆,腕骨在手腕上随灯光遮下个半圆的影子。再往上看去,门里的住户和秦志戬都一愣。

    “小秦呀。”最终还是男人先搭了话。

    “许昕。”秦志戬拽了下书包带。


    “你住这里?”许昕半个身子都出到门外来。

    “正楼上。”秦志戬一根手指杵杵天上。

    “太巧啦那可是。”许昕的笑意简直要溢出来。

    秦志戬张张嘴想问许昕怎么回来了,又觉得没有必要。走的时候没有告别,那么归来的时候也不叫做重逢。

      “长个了。” 

      许昕这句话很轻,但是把头顶的声控灯救了回来。然而楼上的灯灭了,许昕家里的光便更加明亮,秦志戬的影子一下子浓起来。秦志戬听到这句话,似是终于看清了许昕的脸。许昕没戴眼镜,视线朦胧,笑容也柔和极了,罩着一层暖黄的光。


     “进来坐坐吗?”


tbc

   

   



评论(3)
热度(14)

清一色无法辨识

一色
-----------------------------------
老地方散
00Q/ 秦昕/ 欢迎聊天

© 清一色无法辨识 / Powered by LOFTER